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分享 > 如何构建城市艺术生态?看艺术之城杜塞尔多夫是怎么做的!

如何构建城市艺术生态?看艺术之城杜塞尔多夫是怎么做的!

2020-12-30

艺术是衡量城市文化多样性的尺度之一,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艺术已经成为现代城市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其对城市发展的作用并不仅仅是简单的美化环境,更重要的是它可以介入城市生活,提高公众的生活及审美品质,丰富大众文化精神需求,是打造宜居城市的关键。

不论东方与西方,发达国家或是发展中国家,对于城市化及其进程中文化艺术的重要作用都早有探索。今天我们以德国杜塞尔多夫为例,看看他是如何成为德国著名的艺术之城的!

杜塞尔多夫(Duesseldorf)位于莱茵河(Rhein)东岸,德语中Dorf是“村庄”之意,因此有人戏称杜塞尔多夫是“欧洲最大的村庄”。这个原本只是莱茵河畔的小渔村,并未受到太多重视。直到公元13世纪,此地因成为博格公爵的居所才逐渐有了城市的规模,并开始因莱茵河助力发展贸易和经济,加之靠近当时德意志第一大城科隆的优越地理位置而得到更多重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时,杜塞尔多夫几乎被同盟国军的日夜轰炸夷为平地,但在战后,杜塞尔多夫积极地重建,在1946年成为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首府。如今,杜塞尔多夫已经发展成为以传媒、广告、服装和通信业为主的现代都市。

除了经济之外,杜塞尔多夫的艺术市场发展活跃,是德国人均拥有画廊最多的城市。这里还有名扬海外的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诗人海涅在这里出生地,艺术家保罗·克里、约瑟夫·博伊斯、格哈德·里希特等,也都与此地有着不解之缘,可以说杜塞尔多夫是名副其实的艺术之都。

艺术市场的形成颇为复杂,不是局限于美术馆、博物馆、画廊的拍卖数据,或是满足于某一阶层需求的单一市场,而是要将艺术当融入生活,走入寻常百姓家,在艺术创造者与艺术消费者之间,形成一种无形而又客观存在的相互关系,即为艺术生态。那么,杜塞尔多夫是如何构建艺术生态的呢?

营造和谐共生的城市氛围

在杜塞尔多夫市,可以感受到这里的民众生活节奏不快,城市里有数不清的美术馆、博物馆,融于环境的街头公共艺术,到处都是舒缓人心的绿色植物,大千世界,万物生灵,和睦相处,比邻而居。

本态自然

在城中漫步,会发现这里没有过度的人工干预,古迹与现代建筑并存,建筑、艺术、自然高度融合,优美的环境使人时有置身田园之感,是诗人、艺术家的乐居之所。

这座城市里随处皆有公园绿地,民众住宅飘窗上,街头小店的橱窗里,不起眼的角落里废弃的自行车边,都可以看到花花草草。置身其中,能够感受人们对于自然的由衷热爱,已经融合到生活日常当中。

生灵并处

在杜塞尔多夫的城市街头、公交地铁,总是可以碰到养狗的人群,漫游于城市空间。艺术、自然、生灵在这里得以和谐并处。

宠物是德国人家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德国超市的宠物食品货架前,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宠物饲料、用品一应俱全。在超市通常也会有鸟粮出售,并非政府倡导及强行,有些民众会自觉购买,并在自己家中设立喂鸟处,以满足天空中漫游的鸟儿之用,因此国家鸟类资源丰富,自然生态优异。

古往今来,大自然是各国艺术家们取之不尽的灵感源泉,在艺术家的创作中,大自然是永恒的命题。然而经济发展带来的生态破坏,人与自然环境的冲突也是当今艺术家创作、探讨的热点。

与大自然和谐共处是全人类社会的共同话题,良好的自然环境,亦是艺术家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是艺术生态形成的前提条件,是艺术家们的主要创意来源。

激活城市文化艺术空间

杜塞尔多夫的艺术图景具有多个层面:一方面,星罗棋布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展示着业界新秀和知名艺术家的精心力作;另一方面,其艺术成就也极大地影响了杜塞尔多夫城市的整体形象塑造。当艺术走入生活时,它已不仅仅是在美术馆、博物馆的展示,而会成为深入灵魂的存在。在杜塞尔多夫的地铁站、社区街道、教堂,无处不在的艺术激活了这座城市的个性。

公共艺术

在杜塞尔多夫,可以看到各种有趣的生活设计,在街头可以遇到各种装扮精美的橱窗,在周末的跳蚤市场可以看到市民从四处搜集来的有趣的小手工艺品,走在街道上、地铁站里,建筑及墙面被艺术所覆盖。令人惊叹的街头艺术,色彩张扬的涂鸦,手绘的壁画无处不在传达着创作者的观点和看法。艺术一点一滴渗透于人们的生活,已经融入这座城市的气息。

杜塞尔多夫的街头,可以看到很多圆柱状的广告柱,这—系列名为《支柱圣徒》的作品由艺术家Christoph Pöggeler创作,每一根柱子上面都有一些人物雕塑,有抱孩子的妇女,牵手的情侣,脖子上驮着孩子的父亲,正在给火车站拍照的摄影师。这一系列与周边环境高度融合的雕塑作品,形成了颇具特色的街头景观,艺术赋予了城市空间以活力。

杜塞尔多夫市的地铁站也很有特色,这里有一条完全没有广告的“艺术地铁Wehrhahn地铁线。这条铁路线长 2 英里(3.2 千米),从策划到修建花费 15 年,耗资高达 8.43 亿欧元,2016年 2 月开通后迎来了大量的客流,是一个艺术与建筑结合的典范空间。

Pempelforter Straße 车站,设计师将其设计成黑白两色纵横交错的飘带,呈现出立体艺术感;

Benrather Straße 站,设计师设计了一个被横竖切割的屏幕,展示着缓慢移动的太阳系星球的 3D 图景;

Heinrich-Heine-Allee 站,设计师将三个入口设成声音走廊,人随着电梯移动,声音也会一直伴随;

Kirchplatz 站,设计师用橙色的线条做了一串“密码”,就像是被解构的诗歌;

Graf-Adolf-Platz 站使用了一种特别的绿色,用不规则的黑色纹路在上面勾勒出河流和山脉的样子,颇有中国画的意境;

艺术有时候不是一味地做“加法”,根据需要适当地做出“减法”,也可以带给市民新鲜的空间体验。建筑师、艺术家、工程师自项目启动之初便通力合作,以“让艺术成为这座城市的宣言,使艺术深植于这座城市的基因之中”为建造者的理念。

活力策略

活跃于杜塞尔多夫周边的艺术家们,近年来善于在原有建筑物及场地进行艺术创作,通过艺术介入空间的方式,采取最小的空间干预,激活原有的空间,以此获得最好的空间改造效果。以不常见的方式,在现有的空间制造一种场域错觉,这样的实验艺术,也可以为原本略显沉闷的艺术展览注入活力与生趣。

艺术家Alex Gross与Tobias Becker在2012年创作作品《Leguano Bay》,激活了原本陈旧的空间。这个作品位于一个广场旁边,广场“二战”时被摧毁,1977年重建,原本是一个毫无生气的地方,在艺术家的改造之下变得充满活力。

展馆分两层,上面开放,下面封闭。艺术家对这个空间进行了改造,外形像一个鱼缸。改造理念是里面作为一个虚拟的空间,将自然的环境虚拟于其中,提供匹配的服装,观众在这里可以思考,与空间进行对话,亲身体验动物在玻璃缸里面的感受。

艺术家Ulla von Brandenburg在K21博物馆展出的体验作品中有戏剧和舞台的元素。她的房间被巨型的各种颜色的帷幕分开,而帷幕的正面和背面也是用不同颜色的材质制作而成,她用舞台幕布的形式制作出让人在不同空间里穿梭的感觉,观众会被展厅尽头的音乐吸引,音乐声随着人的靠近而越来越大,直至发现多层帷幕的尽头是一个视频,里面以第一视角播放着穿越更多帷幕的情景,顺着远方传来的音乐慢慢地前进,可以获得颇具奇妙感的生命体验。

互动趋势

在杜塞尔多夫的众多美术馆、博物馆,大多的展览是具互动性、体验性的。德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不只是关注视觉体验,更多的是对于听觉、嗅觉、触觉等的切身体验,更加注重感官的互动感受。

阿根廷艺术家Tomás Saraceno在杜塞尔多夫的K21博物馆顶层上空展出的蜘蛛网状的大型艺术体验装置“In Orbit”,由托马斯与数名建筑师、工程师,以及生物物学家耗时3年构造完成,这个悬挂在离地有25米的半空之上的作品共分三层,内置6个巨型PVC充气球,一次可以容纳十名观众,人们可以在上面体验蜘蛛的生活。

Tomás Saraceno不断尝试跨越艺术和科学之间的鸿沟,在其艺术创作中融合了物理学、生物学、建筑学。如这个从蜘蛛身上获得灵感而产生的作品,就不断的在世界各地编织其艺术之网。

加拿大艺术家Janet Cardiff和George Bures Miller,在K21博物馆共同打造了带有记忆的体验空间,使观众参与其中,提供视觉和触觉感知,体会他们的创作理念。此外,通过回忆和想象空间、对象和关系的过程,作为观者和倾听者的观众在梦想与创伤、恐惧与好奇之间徘徊思索。

让艺术回归个体

杜塞尔多夫有政府对于艺术的支持,有自由的艺术空气,有民众对于当代艺术的主动参与。艺术用以唤醒个性,人们找到自我、回归自我,带给所处的城市以活力,赋予生活更多艺术趣味。

服务民众

德国有相应的法律保护与资金支持,促进多样性文化艺术活动开展。在杜塞尔多夫,每年对文化艺术的投入多达1.5亿欧元,对公众开放的文化馆、学校、纪念碑和文化遗产明确受到国家的保护与支持,各个博物馆也可以看到中小学生来往。

今天的艺术不再是为宗教、神权服务,更多的是服务回归对个体的尊重。在杜塞尔多夫的街头,旧日的青铜政治宗教雕塑,与今日以普通民众为主题的雕塑题材比邻而居,美术馆里的展览作品,也多为有关平常人生活题材的艺术作品。

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走出了以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为代表的艺术家,对今天德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博伊斯把艺术变成了社会生活甚至政治事件,他更注重对于社会的关注,他的艺术作品试图找到问题,保持对政治及社会批评的作用,艺术自此成为艺术家对社会的责任。

唤醒个性

艺术在于突破限制,使人找到自我、回归自我,这种自觉可以转换为思想和推进科学的动力。艺术是属于每个人的,优良社会是由无数独立的小“我”而组成的集体,若要从根本上赋予一个集体良性而健康的艺术生态,须从个人主观意识的苏醒着手。

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是世界四大美术学院之一。学院主楼入口的台阶上刻有因敏·堪普(Irmin Kamp)所提出的学院主旨:“给予我们学生的只有最好。”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秉承传统,将全德国及国际上最出类拔萃的知名艺术家们请来美术学院讲课,从艺术多元化角度来看,这所美术学院是全世界最灵活自由的学院之一。

在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于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任教时期,出现了德国“自由艺术”改革的狂飙时期。博伊斯创建自由国际大学时说:“一个人的存在和行为,首先是通过艺术来决定的。”所以个人的自由发挥和创作才是最重要的先决条件。他固执地认为,艺术家不是职业,更不是工作方式,每个人都有潜在的、娘胎里带来的创造基因。“人人都是艺术家”,就是说人人具备了成为艺术家的家的可能性,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释放情绪

19世纪末以来,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对古典主义的叛逆动摇之后,印象派到后印象派、野兽派、立体派、未来派、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等逐一兴起,在这种氛围中,以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为典型的德国艺术家占据着尤为独特的位置,既引起了极大的争论,又在全球产生了复杂的影响,例如他倡导的行为艺术,似乎已成为全世界广泛模仿与发挥的一种重要艺术模式。

德国当代艺术文化特征形成过程中不同程度地受到各种派的影响,德国人内敛而略显压抑的性格,在当代艺术中得到了释放与解脱,他们不断冲破自身限制,尝试各种媒体展示的真实体验。

艺术不是用来装饰的手段,艺术作品可用于表达人们语言无法触及之妙。杜塞尔多夫的展览中,越来越丰富的媒体形式似乎在表达艺术家的微妙情感,是他们自身情绪的释放,是经过周密思考的宣言,是艺术家于我行我素之下情感的回归,是感性与理性最终的合一表达。

杜塞尔多夫凭借悠久的画廊发展史,世界级的艺术学院,随处可见的年轻艺术家和杰出的国有收藏,被誉为德国艺术文化心脏。每一位到过杜塞尔多夫的游人都会被城市所具有的开放性、国际化、现代化以及它对现代艺术和设计所持有的独特理解所吸引。

这里的艺术已经融合于大众的生活当中。艺术家们可以从生活随处可见的艺术设计出发,如地铁、公园、步行街、广场的公共艺术,博物馆、美术馆的公共教育等多角度渗透。优美的自然环境,也为艺术家们提供者源源不断的灵感。艺术同时又有修复社会的妙用,使社会更加具有亲和力,人们的生活更有情趣,文化更具创意与包容力,从而形成杜塞尔多夫良好的艺术生态。

走向生活的艺术,不仅可以让民众认知和珍惜美,也能让民众找到一种更有尊严和有意义的生活方式,更是艺术市场形成之关键所在。

文章转载自小洲艺术区2,由睿途旅创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