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分享 > 这些废弃工厂的创意改造,为工业遗产活化提供了新方向

这些废弃工厂的创意改造,为工业遗产活化提供了新方向

2020-08-03

当下中国城镇化进入到以存量为主的发展阶段,城市更新成为了这一阶段城镇化进程中新的增长点。工业遗产作为城市更新的重要组成部分,蕴含了时代及城市的记忆。

作为时代变更遗留下来的产物,工业遗产无疑是历史的见证者。目前,我国对工业遗产的保护利用大多都以改造成文化创意园区为主。事实上,文化创意园仅仅只是废弃厂房与艺术家碰撞所产生的无数个可能性之一。在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上领先于我国的发达国家,在工业遗产改造上早已玩出了新的花样。今天小编搜集了一些国外工业遗产的创新转型案例,或许可以给我国未来的工业遗产保护道路一些新的启发。

欧伯豪森气罐

巨型遗址变身巨型艺术展厅

德国欧伯豪森的巨型储气罐始建于1927年,高117.5米,直径67.6米,是当时欧洲最大的煤气储气罐,用于储存钢铁焦化产业多余煤气的储存和释放。它是欧伯豪森地区的标志性构筑物,也是德国鲁尔区工业文化遗产旅游之路上非常有吸引力的一个点。

百年间,这个储气罐经历了二战期间的轰炸,在战后的修复工作中又经历烧至气罐基础的火灾,直到1949年才被修复完好重新投入使用。随后随着天然气竞争优势明显,钢铁产业逐步衰落,这个储气罐于1988年被停用。

1993年至1994年间,在当地市民,政府和埃舍姆公园国际展览会的共同商讨下,决定将这个巨型煤气储气罐改造成用于巨型艺术展览的展览厅。

建筑师将原有的气体压力盘在4.2米高的空间固定住,形成了下层3000多平方米的展览空间和4.2米高以上的上层舞台空间,两个钢结构楼梯连接底层和舞台,舞台周边一部分承力结构上设置了500多个观众席。

观景平台在这个巨型构筑物中也不可少。除了可以坐电梯到达气罐顶部去到平台外,人们也可以通过592级楼梯通往观景平台。能见度好的情况下,可以在气罐顶端的室外看见35公里以外的地方,整个鲁尔区的西部尽收眼底。

这个巨型展览空间给展览方式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通过超常尺度的布展方式,展览的物体和参观者之间的对话关系被放大和加深,使展览本身传递的信息更加深入和有震撼力。

比利时PAKT邻里社区

工业仓库变身生态可持续街区

位于比利时安特卫普的这个叫PAKT的邻里社区是由一些废弃的工业仓库改造而成的。以前这里是地下派对的天堂,如今这个社区聚集了一些创新公司,健身房,餐厅和咖啡厅,健康和可持续性已经成为这里的一个标签,并且成为吸引当地年轻人入驻的原因。

其中PAKT 屋顶农场是一个完全的可持续项目,它致力于为当地邻里提供新鲜的蔬菜。屋顶收集的雨水供楼下咖啡厅使用,底层烤披萨的余热为楼上的办公空间提供暖气。仓库工业厂房的大面积屋顶给了屋顶农场足够大的容量来提供蔬菜的自给自足,让都市农业形成小面积的积聚效应,使这个地方成为都市农业的实验场地,园艺体验和教学场地。屋顶农场每周两次为当地厨师和餐饮业者提供蔬菜线上超市选购。

该项目的可持续创新也带来了连锁效应,除了日常餐厅,咖啡厅之外,还可以举办可持续性婚礼,这无疑为年轻人带来新鲜感。

随着城市对可持续发展的重视和越来越多年轻人加入到可持续的创新中来,这一模式将会创造更多的现实意义,同时也激发了后工业遗址重生自我生长的继续探寻。

澳大利亚帕丁顿水库

废弃水库变身城市公共花园

澳大利亚帕丁顿水库位于帕丁顿牛津街,是帕丁顿市民区的一部分,西面是帕丁顿市政厅,北面是帕丁顿邮局和朱尼伯大厅等19世纪的一些精美建筑。由两个房间组成的水库建于1866年至1878年,是悉尼早期供水基础设施的一部分,直到1899年停运,从1914年到1990年因屋顶坍塌而关闭,水库用作车间,屋顶用作公共公园。在接下来的15年里,它进一步遭受了倒塌,成为了标记和街头艺术的首选地点。

2006年,JMD design和TZG建筑师受悉尼市委托,将废弃的帕丁顿水库改造为公共开放空间。设计团队的主要目标是稳定结构,并赋予新的功能,以保持受损水库中引人注目的氛围。

该项目被设想为一个三层以上的公共花园,在基本完好的东宫屋顶上有一片凸起的草坪,在没有屋顶的西宫里有一个种植丰富的下沉花园,在水库和西市政厅之间的北街上有一个公民公园和小广场。

凸起的东厢房的花园恢复了原来覆盖屋顶的简易草坪。新的通道可以带游客对角穿过草坪到达下沉花园的走道。这条路线反映了地下拱顶的几何形状和材料性质,并通过铸铁带、径向排列的回收砖和预制混凝土构件来表达,这些构件的几何形状和位置反映了水库建设中使用的铸铁梁。储层结构平面布置在储层表面,比例为1:1。一个包含特有物种的大型种植器被建造在一个开口下方的室内地板上,屋顶的一部分已经坍塌,这为在东部室内植树提供了唯一的机会。

“下沉花园”由两个空间组成,一个空间种植了大胆纹理的植物调色板,另一个空间是简单的草坪和树(科斯塔)。花园中心的一个小池塘可以折射出花园上方拱形屋顶的废墟,而一条高架人行道则沿着蓄水设施倾斜的墙壁形成了空间边缘的环路。

沿着水库的北缘,20分钟有一个加油站,一个挤压的混凝土底座反映了曾经矗立在那里的弓弦底座的形状和位置,而地面和人行道是按照悉尼市公共领域手册铺设的,沿着西缘的小广场包括一个修复的喷泉,这是19世纪教堂遗留下来的沙石墙。一个砂岩广场,一个草坪,座位和植树。沙石广场下面的一个大型雨水池收集了邻近市政厅的水,用于水库工程的灌溉。

布尔什维克制造厂

制造厂变身现代博物馆

博物馆的前身是于1855年成立的布尔什维克制造厂,是莫斯科从苏联时期保留下来的重要的工业遗产之一。该厂位于列宁格勒大街 (Leningradsky Prospect) ,占地四公顷。

在2012年场地被收购之前,布尔什维克制造厂仍处于一片废墟,屋顶摇摇欲坠的状态,十九世纪时建造的砌砖立面外墙完全被破坏。法国建筑师 Oscar Dio 原先设计的重要元素有: 砌砖外墙,拱形天花板,金属圆柱以及倾斜的屋顶,这些设计元素在重建中均被费尽心思的修复完整。作为城市内历史性保护与可适再利用的范例,项目方案为这个首府大都市添了一分城市多样感。

原始元素与新建设计流畅并且感性的结合在一起,形成连贯自然的规模以及统一紧密联系的材料组合。改造修建的每一步都经过与莫斯科历史文化保护局 (Moscow Historic Conservation Authorities) 的仔细斟酌与商讨,并且被誉为实践中最佳历史文化保护项目的模范。

该计划包含了大小约从300平方米至15,000平方米的 “阁楼风格”办公空间。超高的天花板和巨大的窗户提供了优良的自然光,通风以及景观。

该项目拥有五层高的前厅,在总体规划中为很多区域实现了流通。由于所有的元素都是非垂直,非并列的,结构上的 “体感” 进而演变成这些 “内部街道”,新的流通路线揭露出原来的制造厂的工业感。

布尔什维克联合企业不仅是一个高端住宅群组,同时也囊括了莫斯科的新文化产地——俄罗斯印象主义博物馆 (The Museum of Russian Impressionism) ,这是莫斯科第一个大型私人博物馆,其为展览空间,电影院,多媒体空间,儿童教育设施,咖啡馆和零售店提供了超过1000平方米的场地。

展览空间贯穿三层楼,一楼长期展出永久馆藏,临时展览位于楼上。博物馆延续了场地原有的圆形储物筒仓,真实的折射出制造厂历史,并且定时举办年展,为世人展现各地领先博物馆及私人收藏。

方案同时也包括了一些开放场地。背景与地势形成引人入胜的一系列空间,庭院及花园。车辆仅可于外围活动不得入内,为这个大都市的中心提供了一片宁静的绿洲。

布尔什维克制造厂现在已经是带动了整个白俄罗斯区( Belarusskaya ) 经济发展的中心。

比利时Terril 冒险台地

煤矿遗址变身游乐场

游乐场地的设计一般都有相对比较严格的规范限制,在工业遗址改造中将功能置换成游乐场地的案例并不多。比利时Terril 冒险台地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该冒险台地游乐场始于当地一项致力于对工业遗产进行造型再利用的名为Be-Mine的项目,它位于比利时西部法兰德斯地区最大的煤矿工业考古遗址地区。该项目现已开发成为一个集文化旅游,居住和休闲为一体的城市项目。

Terril 冒险山原来是一座60米高的碎石山,在它的旁边不仅有保存完好的工业遗产贝林根采矿场,也有住宅和购物街。这个台地项目用游乐场的方式承接了场地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整个项目由三个部分组成,由1600根木杆形成的树干森林,贴于山体表面的游乐场地和位于山顶的煤炭广场。

树干森林的秩序和重复带来其非自然的独特性,丰富了Terril 台地的地表元素,加强了其地标性。穿插在树干森林中的一个一个的游乐场地因半山腰的位置和树干森林的阵列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依附于山体表面的棱镜形游戏场地提供了攀爬,跨越等多种游乐方式的组合,挑战孩子们的身体极限,使得共同协作和勇气在游戏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人们通过直长的楼梯直达山顶的煤矿广场--- 一个非常空旷,视野开阔的休息平台。游戏探险和山顶的开阔形成反差,更是给人思考的空间,在思考中将场地的过去和未来联系在一起。

从这些精彩的改造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存量时代”,城市更新已经从单纯的“拆旧建新”过渡到了以功能重塑、历史文化传承为重心的“有机更新”阶段。恰当的功能置换是工业遗址改造成功的关键要素。工业建筑和构筑物提供了超越常规的尺度和空间感受,结合恰当的设计手法和项目自身的可延续性,它们的改造和存留将成为城市中别具一格的存在。

文章来源UED城市环境设计、设计与自然、展馆设计、品筑,由睿途旅创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