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分享 > 0元爆改,不通电,不花钱,看日本废材生态村的振兴新思路!

0元爆改,不通电,不花钱,看日本废材生态村的振兴新思路!

2020-07-15

近年来,在乡村振兴的战略背景下,生态村的概念逐渐被熟知,乡村旅游也正逐步走向一种以可持续性生态理念为核心的全新生活模式。近期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草案)》中也再次明确强调了要加强乡村生态保护,改善乡村生态环境。

生态村是一种以重建社会环境、自然环境为目标,通过生态产业、生态旅游、生态社区等运营从而实现生态价值转化的可持续发展模式。而我国涌现出的生态村大多都停留在生态表面,并没有真正实现生态、经济、社区可持续。睿途曾在生态村不断涌现,真正的生态村究竟长什么样?一文中讲述了国外生态村建设的成功经验,而今天我们要介绍的是一个纯粹由废弃材料打造的可持续环保生态村——Eco Village Yuru-Yuru。这是一个可以让人们忘记时间,忘记追名逐利,看见生活本该有的样子的神仙之地!

以废弃物作为建造村庄的全部材料

Eco Village Yuru-Yuru位于神奈川县相模原市藤野市,号称日本“青藏高原”的高海拔极限地区。极具艺术感的装饰排布,夏有绿植冬有雪的美景,你可能很难想象:这里曾是一个废弃残破的工厂。

“YuruYuru”生态村是由日本艺术家傍岛飞龙(Hiryu Sobajima)花7年时间亲手打造的。Yuru村的建筑十分环保,99.9%都用废弃材料建成。拆迁旧民居拆下的木头,木材厂和垃圾回收站提供的废物,都成了村长拿来盖房的材料。他巧妙地结合各种颜色和形状的废料,创造出独特的建筑,打造出一个似乎从童话世界中冒出来的空间。

村庄里建筑的外观看上去有种废墟般的冰冷和坚硬,但走进去的瞬间,你会发现:日式传统灯笼、霓虹灯、Boss音箱、唱片机、吧台……每一个细节都很精致。

为了把废弃的东西重新变得有用,并且不制造更多废物,“循环”是这个系统里的核心。

Yuru村不通电,村长自制了太阳能发电电池板供电,即使是白天,霓虹灯也会随电池板产生的电能而发光。

太阳能热水器负责热水,煮饭则是用自制的窑炉,燃烧一次性筷子等废材来烹饪。

屋顶是蓄水花园,雨水在净化后被循环利用。

还有废材制成的堆肥厕所,可以直接将粪便转化成堆肥,给村里的菜园提供天然肥料。

露天浴缸是水泥与废料制作而成的,被贴上废弃瓷砖后焕然新生,成了村民们最爱的休闲点之一。

用废材烧一锅热水,晒着月光悠闲地泡澡,一抬头就是旷野星空,自由生活总令人心生向往。

而最值得点赞的是主楼内部的舞台。本是垃圾堆的主楼,用废弃木材改造成演出台。旁边还有乐器和投影,厨房吧台成了大家最爱的小酒吧,往来的艺术家无不一展绝技,让这里沾染更多艺术气息。

你无法定义这是一个酒吧,还是一个艺术空间、餐厅抑或旅馆,越仔细看,越能感觉出这个地方的生命力。

Yuru(ゆる)在日语里,是松散、悠闲的意思。傍岛飞龙村长建设Yuru村的初衷,就是想帮大家找回“慢悠悠的生活”。因此,在这里,你可以学习、做游戏,也可以就静静地呆在自然里发呆,忘记时间,享受存在本身。

以300万日元购买翻新一家废弃工厂

村长傍岛飞龙最初是画家,万花筒艺术家,毕业于多摩美术大学。在创建Yuru之前他像其他艺术家一样,也拼命的拿下多项艺术大奖,为巴黎老佛爷百货商店提供设计,作品还被江户东京博物馆永久收藏。凭借其独特的色彩感和高品质的万花筒,它在全国范围内拥有许多粉丝。

直到2011年的3·11大地震,让傍岛飞龙意识到,人们很多时候并不知道,“死亡”的降临只需要一瞬间。或许是意识到了生命无常,他第一次有了重启生活的想法,从此选择了不再瞎忙,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去过日子。

2013年,傍岛飞龙偶然开着车路过藤野地区的这个废弃工厂,看到“正在出售”的标语,他用绘画多年攒下的300万积蓄买了它,然后辞去藤野美术馆的工作,在三年内对其进行了翻新。

装修前,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变化的废弃工厂。杂草无所不能,工厂运转时杂物四处散落。但在傍岛飞龙眼里,这一切如同他的玩具一般,思考着如何将其变成一个共享的空间,所有设施完工后可以由朋友使用。

装修前

画家出身的傍岛飞龙,完全没有木工的经验。面对一大堆待组装的烂木头,从邻居爷爷和退休木工那里借来工具,全凭艺术家的直觉,根据手上有的东西开始即兴创作,有趣的是,预料不到的建筑与物品会被创造出来。

就这样,经过七年的创造,废弃工厂变成了可以生活的奇特建筑,吸引了更多有相同价值观的人,继而成为了一个多元化的社区。社区成员们同时也成立了一个“虚拟村庄”的网站,只要网民申请就可以加入并成为村民,傍岛飞龙就是这里的村长。

生活在社区里的人们,有些依然保留着在城市里的工作,有些人已经可以在村庄里实现自给自足。

村长希望在这里生活的村民,能够摆脱利益与金钱的束缚,所以在Yuru村通行的,是村里自制的货币Yuri Coin。这是一种有别于普通货币的实验性货币,它的体系规则由每一个村民共同设计。在 YURU COIN 中,每一笔交易都是公开的,而且仅仅是为了表达对他人帮助的感谢。运营成本是由村民和外界捐款组成的,所以并没有出现运转问题。

Yuri Coin可以在小岛农场买菜,在五野米藏买大米,也可以在面包店和餐厅消费。一旦成为Yuru村的村民,就要学会找到自己的价值,为社区作出相应的贡献使货币流通起来。

在这里,花很少的钱,甚至不花钱,也可以吃一顿健康的晚餐。

从研究“不花钱的生活”开始,傍岛飞龙并没有刻意为自己制定任何目标,只是抱着玩游戏的心态,让这里成为一个“我想去的地方”。

以“放松却不懒惰”为理念的生活方式

“悠闲但并不懒惰”的当代二重奏生活,跟傍岛飞龙的理念不谋而合:放松是他的哲学,但这种放松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做。每天,他会在田野上劳作、翻新社区的建筑物直到晚上,然后在家继续制作自己喜欢的万花筒。

而成为Yuru村的村民也一样如此,需要在村庄里找到自己的价值,比如种菜、帮忙改造房屋,跟着村长制作万花筒等,每一天都无比充实。

这样的生活理念吸引了各行各业的人入驻村庄,这也让村庄的活动与体验越来越丰富起来。

万花筒工作坊

万花筒制作是傍岛飞龙一直坚持的事情:他喜欢收集各种石头和水晶,把它们做成精致的万花筒望远镜,为此还成立了工作坊。工作坊每两年会在初学者课程中举办一次“Ryume万花筒研讨会”,还举办商务旅行万花筒研讨会以及天然万花筒WS的藤野古鲁托陶艺展。

人们可以使用天然石配件作家金马的大内健太郎(Kentaro Ouchi)选择的天然宝石以及玻璃和珠子(例如Ryumu Mangekyo Studio生产的施华洛世奇)创建世界上一张图像的万花筒。而万花筒身体的形状,也可以DIY,从而设计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万花筒。

陶器市场

每年五月第三个星期六,这里还会举行一个陶器市场,市场会在不同的场所设立,每年可以吸引数万人参与。

这里展示着艺术家们制造的各种艺术品和手工制品,如各种陶瓷制品、木质艺术品、水彩画、多肉植物、日式餐具等,现场还有音乐表演,各式小吃。人们可以在这里参观,体验,购买。

音乐剧团

村长还成立的了一家音乐剧团,这个音乐剧团不是单纯为了做音乐,而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参与式音乐研讨会。

参与者不一定非要很懂乐器,也不论他们的水平如何,只是“探索通过音乐交流和分享的方式”,为所有人创造最佳的动摇灵魂的时间!在这里,人们可以,疯狂跳舞,大声尖叫。

音乐剧团自2004年以来,一直如火如荼地在各个地方演奏节奏,例如夏季节日,光祭节,小森节,生活节,福利设施,学校,医院和日间服务等。

Yuru村还有不少自己的节日和专属活动,例如丝袜相扑大赛、现场音乐会、展览演出、聚会等。

2017年,傍岛飞龙开通了youtube频道:废材天国TV,来向大家展示yuru村的日常生活,收到了50万人在线围观村长的慢悠悠生活。

想把碎坛子做成花瓶,却被西红柿、生菜和草莓,钻了空子、野蛮生长。

村民做的一个移动房车,华丽又好笑!

将木屋的门改造成彩绘玻璃的。

给Yuru村设计一个儿童游乐场

你能想象到的一切,都可以在这里发生。因为这里没有人规定生活应该是什么样,一切由你自己来决定,一切由你自己来创造。

这座乌托邦一样的村庄,之所以得到这么多人的喜欢,跟现在日本人渴望缓解都市焦虑的心态有很大关联。平时在城市里工作、假期就到乡下感受田园生活,如今已经成了不少日本人的日常。

事实上,除了日本人,现在的都市年轻人对下地种田、上树采果、下海捕鱼的自给自足的生活都由衷向往,这也是近年来休闲农庄、乡村旅游火爆的原因。而Yuru村这样的生态永续理念也从另一个角度验证了当代人“回归自然”的可行性,这为当下我国乡村生态振兴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向。

文章素材来源NOWNESS现在、艺非凡、livedoor,由睿途旅创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