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分享 > 废弃烟草仓库拆成空中花园,成魔都最新网红打卡地

废弃烟草仓库拆成空中花园,成魔都最新网红打卡地

2020-06-23

随着时代的发展,老城改造,城市更新已成为近年来的热门话题。上海杨浦滨江,这片在19世纪70年代建立起来的工业区域,也正在经历着一段变化的时期。

2019年年底,在上海杨浦大桥下,滨江步道旁冒出了一座工业风的钢铁森林建筑。层层盘旋的退台式结构上面布满了绿植,半环型挑廊直面270度的无敌江景,十分抢眼。

这栋建筑名叫绿之丘,正如其名字一般像一座被绿植环绕的丘陵一样屹立在闹市中,为这座城市带来绿意和生机。

该建筑由废弃的烟草公司机修仓库改造而成,现被用来做多功能复合的公共空间,刚刚开放不久就迅速成为了文艺耍酷工业风打卡圣地。

一栋“拆”出来的新建筑

2016年3月,杨浦滨江公共空间贯通工程正如火如荼。为了拉通滨江景观带,向城市腹地打开滨水岸线,拟拆除位于宁国路码头附近的烟草仓库,而这座仓库真实绿之丘的前身。

烟草仓库是一座建成时间在30年左右的六层钢筋混凝土框架板楼。由于其庞大的体量占据了江边60米宽250米长的地带,严重阻挡滨江景观视线,也阻断了这个区域规划新增道路的通行。另外,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六层仓库方方正正,带型高窗、瓷砖贴面的样貌使之如一块密闭的石块对水岸有着压迫之感,因此,这座建筑的拆除似乎毋庸置疑。

然而机会也蕴含在障碍之中:乍看之下造成阻挡的巨大南北向体量通过体量消减,能够转化为连接城市和江岸的桥梁;城市道路与建筑间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可以借用框架结构的特征得以解决。在盘活工业建筑和减量发展的大背景下,经过和城市规划部门和市政建设部门反复协商之后,决定保留该建筑进行改造,使之成为一个集市政基础设施、公共绿地和公共配套服务于一体的城市滨江综合体。

于是,设计团队通过做“减法”对这个老建筑进行改造,选择性拆掉建筑50%的体量,在老建筑的基础上重新赋予新的生命力,让历史和未来在这里相遇。

为了不影响道路的规划,设计团队将烟草仓库中间三跨的上下两层打通,取消所有分隔墙,上部减荷载、中间掏出一个中庭,后面加一个绿坡,并在建筑底层设立公共交通站点,将建筑编织进区域交通网络。

为了削弱原建筑六层板楼体量对城市和滨江空间的逼仄感,分别将朝向江岸和城市一侧的建筑进行切角处理,从顶层开始以退台的方式在两个方向上降低压迫感,同时形成一种层层靠近江面和城市腹地的姿态。

原来的建筑仿佛被削去了多余的赘肉一般,只剩下整体的骨骼框架被呈现出来,通透而独特。

闹市中的一片绿洲

改造后的建筑,层层叠叠、此起彼伏,宛如一座城市的绿色丘陵,建筑形体便由原来方正敦实的体量像做雕刻一样一层一层被削切出来。

从二层起逐层收缩形成层层叠叠的露台,每层露台上种植着绿树花草。梯级状绿化平台拥有最为充足的日照,保证各类植物茁壮成长,实现了工业建筑向绿色生态建筑的转变。

利用现状中烟草仓库北侧规划绿地延伸城市一侧的退台,形成缓坡,接入城市,在坡上覆土种植,建设公园,在坡下布置停车和其他基础服务设施,让人能够在不知不觉间从城市漫步到江岸。

顶楼有一段U型步道,提供270度观景平台,漫步其间,有一种腾空临江的视觉效果。

整座建筑的上半部分同样覆盖着绿植,通过悬挑的楼梯和坡地以及江岸连接,使得整个建筑犹如一座巨大的绿桥。

狼尾草和风车茉莉围绕着攀爬在建筑周围 ,每年的 6、7月份满墙还会开出白花,美丽动人。

除了地被观赏草和灌木种植,绿之丘也考虑了乔木种植,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感受季候变化,制造不同季节到访人群的新鲜体验,希望自然的行为⑤和人的行为统一起来,用建筑继续深化这种人、建筑和环境的合作统一。

“绿之丘”有好几个不同的入口,若从杨树浦路段进入,会先经过一段缓缓的斜坡,引导人们在不知不觉间走入绿之丘,若不走上坡路,也会引导人们走向江边的亲水平台,这片缓坡成为由城市到达滨江的引导和桥梁,同时也成为由江岸向城市发展的标志与暗示。

曾经高墙林立、闲人免入的生产型岸线转身为开放共享、绿色人文的生活型岸线,承载了市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集市政、公园、服务于一体的城市综合体

从外观看它像一座废弃的钢铁森林,内部却大有乾坤。拆除后的烟草仓库并未被完全当作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房子来考量。而如同“在城市中建造城市”一般,在一层一层的架构中插入了另一层级聚落状的小体量,形成“绿丘中的小房子”,用于公共配套服务用房。

小的聚落通过灵活的可变边界及模块化的组合搭配,来应对不同使用功能对开放程度的不同需要。小体量的封闭边界内化了原有的建筑边界,既合理解决了改造建筑保温节能方面经常存在的问题,又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人们使用、穿越、漫游绿之丘的自由,形成对选择性吸引、多元化功能的支撑。

为了将天光引入内部,一改原来大板楼的幽暗,在建筑的中心、城市道路的上方置入中庭,其中的双螺旋楼梯连接着每一层空间,一直通到楼顶的屋顶花园。

整座建筑通过城市道路、坡道、楼梯、双螺旋中庭等多种交通空间在不同高度、不同方向上与城市和江岸进行连接。

绿之丘北面整个绿坡下的空间为城市争取了地下停车区域,市政电网兰杨变电站、公共空间电力用户站、公共卫生间、道班房、防汛公共空间管理物资库等市政公用设施与办公也都覆盖其中。绿之丘的办公空间在投入使用后,因高质量的空间品质及对未来的使用预判,实现了向商业、文创办公、咖啡厅等功能转换的高品质使用要求。

绿之丘在设计过程中还考虑未来周边居民的使用,预留了篮球场、室外聚集的小剧场、社区健身等。开放至今,绿之丘已举办多场艺术展览,成为一个艺术集合地。而艺术家浅井裕介的作品《城市的野生》,也已成为滨江边一道独特的风景。

改造后的烟草仓库成为“绿之丘”,通过垂直划分道路与公共服务设施用地,布置立体绿化等手段,打通了城市与滨江的阻隔,打造成一个集市政交通、公园绿地、公共服务于一身的包容复合的城市综合体,实现了一般既有建筑的可持续利用,使得原本计划拆除的老建筑焕发生机,这是对城市减量发展做出的最佳回应之一。

文章素材来源新微设计、谷德设计网、时代建筑等,由睿途旅创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来源网络,仅供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