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分享 > 靠非遗节日收入万亿,科尔多瓦小镇是如何做到的?

靠非遗节日收入万亿,科尔多瓦小镇是如何做到的?

2020-06-23

除了遗迹和自然景观,非遗可能是认识一个座城市,一个国家最有效的途径。“非遗”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传统和精神浓缩。有时候,读懂“非遗”,你就能读懂这个国家!

在西班牙南部,距离弗拉明戈舞(Flamenco)起源地塞维利亚(Sevilla)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一座叫科尔多瓦(Córdoba)的小镇。科尔多瓦小镇是一个拥有无数文化遗产和古迹的城市,由于它在瓜达尔基维尔河(River Guadalquivir)上的重要战略位置,曾居住在这个城市中的不同民族留下了众多遗迹,而其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庭院节”更是闻名全球,可以说参与“庭院节”就是体验西班牙文化的绝佳选择。

庭院节的由来

每年五月,科尔多瓦小镇会举办一年一度的“庭院节”(La Fiesta de los Patios),这个节日从1921年开始,至今已快有100年的历史了。每年庭院节之时,迎春怒放的花朵会点缀着曲折的老城街道,一步一景,一庭一画。当地人、游客、庭院设计的专业人士会汇集于此,别具特色的院落,喷泉,鲜花和阿拉伯特色的美食,每年吸引着数万游客前来。

科尔多瓦的庭院如此著名,但事实上,庭院对于西班牙来说,可是舶来品。

庭院这种建筑形式最早出现在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的古城乌尔(现在的伊拉克境内)。公元前206年,科尔多瓦被古罗马人占领。有修建庭院习惯的古罗马人,在这片土地上修建起了第一座院落,为了在炎热干燥的夏日有个纳凉地方,古罗马人开始在院里种植简单的植物花卉。

公元711年,柏柏尔人入侵西班牙,在占领疆域的同时,也带来了阿拉伯文化。其中就包括阿拉伯的庭院文化,这时的庭院风格变得更加丰富和多样。罗马人通常在住宅中建设两个庭院,一个通向大门,设计比较简洁大方,另一个是日常使用的庭院,设计更加精致。阿拉伯人简化了罗马庭院的设计,把两个庭院简化成了一个,并建造入口大厅以确保住宅与庭院的隐私性。

因此,科尔多瓦有两种风格迥异的庭院:第一种庭院是独栋房屋的庭院,房间分布在庭院四周。通常是回廊,地板是瓷砖或石材的马赛克。第二种是邻里几家住宅围绕出来的庭院,如今已不那么流行。它通常有两层,因此庭院里有回廊式阳台,楼梯和瓦檐。这种庭院通常铺地板,而中心一般不会有喷泉,而是一口水井,庭院还配有共用洗衣房。

11世纪,阿拉伯文化和西班牙基督教文化互相融合,产生了一种新的建筑艺术风格——穆德哈尔风格。从那以后,庭院装饰逐渐成为了西班牙皇家和平民百姓的乐趣和生活之一。这些世代相传的庭院,大多装修精美,色彩艳丽的瓷砖、柠檬和橘树,都是装点庭院的好素材。小户的四合院,大户的喷泉雕像,各种彩色的瓷盘,摆满绿色植物和鲜花……有花儿的季节,它们相得益彰;没花的时候,盘子就是挂在墙上的点缀。

13世纪,基督教政权收复了西班牙南部。大部分的清真寺被改建成教堂,但是由于阿拉伯庭院精美、实用、气势磅礴,所以很多阿拉伯统治时期的庭院被保留下来。工业革命时期,很多贫困的人来到城市寻找机会。庭院成为了公共空间,几个家庭同时居住在同一个庭院里。这些人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无法修复被破坏的庭院。因此,他们用花盆盖住墙上的孔洞。这种方法逐渐演变为一种装饰方法,成为了西班牙南部地区庭院的独特风格。

1883年,世界著名的建筑艺术大师高迪(Antoni Gaudí i Cornet)着手设计文森特之家(Casa de Vicens)。高迪的设计打破了传统,在文森特之家的设计过程中,选择了大量的穆德哈尔风格建筑元素,并把这种风格与自己的想法结合,融入进了各种不同材料,包括铁、玻璃、瓷砖和混凝土,打开了加泰罗尼亚风格建筑的新篇章。

2005年文森特之家(Casa de Vicens)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之后,每年的庭院节(La Fiesta de los Patios)也成为了建筑设计师们和装饰设计师们的欢聚盛会。

2012年,科尔多瓦庭院节(La Fiesta de los Patios)申遗成功,成为了西班牙的第11个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非遗”小镇开始向世界展示着她独有的魅力,也给西班牙旅游经济带来了新的光景。根据西班牙数据平台F&J报告统计,2012年当年,共有70317人造访科尔多瓦小镇,总计带来了22,229.29亿欧元的收入,比2010年增加了13.41%。作为以旅游业为主要经济来源的西班牙,这笔收入足以让政府看到了“非遗”带来的经济效应。

庭院节的盛况

庭院节在每年五月的第二周和第三周举行,届时的科尔多瓦,遍地鲜花,空气里飘着香料与橄榄的香气,小酒馆里坐满了喝着啤酒聊天的人。

各个庭院的主人,会主动把自家的大门敞开,所有人都可以免费参观拍照。当然,科尔多瓦市政府也为这些庭院开展了一场选美比赛,最漂亮的庭院由大家投票选出,而获胜院落的主人有丰厚的奖金。主办方还会为庭院的花艺作品精心挑选诗句,为这花团锦簇的世界增添了满满的诗意。

同时,庭院节期间,每天还会有不同的民俗表演和活动,并会邀请当地最负盛名的弗拉明戈歌舞表演艺术家参加演出。而这一切的欢庆都少不了当地特产,香醇的Montilla-Moriles葡萄酒和特色小吃的陪伴。

每年庭院节你都会看到不同风格的院子,新鲜美丽。而最应人瞩目的着实要属“维也纳宫”!维也纳宫以拥有12个美丽的庭院著称,曾多次在科尔多瓦庭院节的比赛中获奖,被称为“庭院博物馆”!

12个庭院各有特色,橘树、柏树和花卉搭配出四季芬芳的园林小景。维也纳宫还会展出16-18世纪的家具、装饰品和武器。经过5个世纪的建造,维也纳宫继承了古罗马和阿拉伯的传统,这也使维也纳宫成为科尔多瓦极具代表性庭院之一。

当然除了著名的维也纳宫,科尔多瓦还有一条必去的“Calle de Los Flores”百花巷。无论什么季节,在这个悠然的小巷子里你总能找打别样的惊喜,因为这里总是鲜花盛放。随便钻进一个小巷,雪白的墙壁上,错落有致地挂着各色天竺葵,让人静静地迷失在这鲜花之中。

今年,由于疫情原因,科尔多瓦庭院节未能如期举办。但科尔多瓦当地政府把“庭院节”搬到了网上,推出了27个私家花园组成的4条路线可供游客通过VR技术360度参观。

在科尔多瓦小镇,每一个庭院,每一块砖瓦,每一枝鲜花,我们都可以感受到这个斗牛民族对生活的仪式感,那是一种认真与热爱、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和豁达开朗的生活方式。

庭院节的发展历程

当站在这人来人往,欢声笑语的庭院里,很难想象,庭院节在早期的举办和发展规划上,也曾面临着资金缺乏、民众参与度过低,政策阻碍等各种困难。

1918年,科尔多瓦人民第一次向世界打开了自己的庭院大门。

1921年,市长弗朗西斯科(Francisco Fernándezde Mesa)召开首届庭院节,正式确立了这一风俗。当时,政府分别设立了100、75、25比塞塔(西班牙在2002年欧元流通前所使用的法定货币,1欧元等于166.386比塞塔)三个等级奖项。但由于当时收到的民众响应特别少,导致没举办几年,比赛就搁置了,直到1933年才再次开启。不过,也正因这几次比赛,让这个古老的传统在10年间里,慢慢得到了复苏和流行。

1936-1939年,西班牙内战爆发,庭院节被迫中断,1944年得以恢复,并第一次确立了庭院节比赛的评估标准。专业评审团的加入,让庭院的建筑,装饰和类型得到了统一的记录和规划。这个南部的“非遗”小镇终于开始走上保护和发展的正轨。

之后,随着当地居民参加庭院比赛的人数逐渐攀升。1954年,时任市长的安东尼奥(Antonio Cruz Conde)增加了奖品数量和资金来源,一等奖高达8000比塞塔。甚至,政府还向未获得名次的庭院提供财政援助,以抵消其照料者的费用和精力。

1956年,“科尔多瓦庭院节”、“庭院皇后选美比赛”和“佛朗明哥音乐节”同时举办,给单调的庭院节增添了别样的色彩。多维度的艺术活动,吸引着兴趣不同的人欢聚一堂。五月的科尔多瓦瞬间成为系列节日的天堂。在这,你可以看风景,听音乐,认识各色的人群,和当地民众交流装饰心得......传统就这样融入进了生活,就算不是五月,你也能感受到整个文化在这存在发展的气息。

1988年,算是庭院节的创新年,它的发展目光开始转向当地的年轻人。由于之前的庭院节都以相对传统的审美进行装饰,当地年轻人参与度不高。因此,庭院评比在“古老”风格和“现代”风格之间进行了区分,例如从建筑保护,自然装饰,水文艺术等方面有不同的标准。从此,庭院节开始出现更为年轻现代风格,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其中,甚至以此成为工作,传承给下一代。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非遗”小镇对节日的周边产物发展也是很有心得。科尔多瓦庭院博物馆收藏了历年来的手绘庭院节海报,从这一幅幅海报的风格变化,感受这近一个世纪的时间在这留下的痕迹,感受每一代庭院人的风格。

如今的科尔多瓦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鼎盛与没落后,依然保持着它的古朴沉静,只在万花丛中藏着抹不去的岁月的痕迹,用她的方式,静静地陪伴在科尔多瓦人身旁。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特殊的文化遗产,主要以人为载体,具有重要的文化、历史、经济价值,它不仅是人类共同的文化瑰宝,还是人类文明的“活态”延续。西班牙科尔多瓦庭院节的成功离不开以下几点:小镇居民的积极参与、政府的支持与鼓励以及不断与现在设计相融合的推陈出新,这些经验对于我国的非遗保护和传承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

文章素材来源人民日报人民文旅,由睿途旅创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