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分享 >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2019-05-28

老城区传统的街巷肌理、空间尺度、建筑风貌和生活习俗,承载着城市发展的历史记忆与文化内涵,是城市不可分离的有机组成部分。然而,在城市时间的快速刻度里,谁去在乎那些过时的仪式?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在台北的闹市区里,一个声称拥有“宝藏”的村落宝藏岩,却以违章建筑而得名,还是台北最成功的在地活化城市更新项目。面对建筑年久失修、山地安全隐患、内部交通不畅、新店溪水污染以及城市低收入人群大量集聚等现实问题,宝藏岩在维持原有社会邻里网络结构的前提下,通过优化完善老城区基础设施,营造丰富多样的公共活动空间并且振兴区域经济发展完美的实现了城市更新。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我国城市在经历了30余年的大规模快速扩张后,土地资源日趋稀缺,城市中大量的老旧建筑、工业厂房、棕地等都急需活化更新,台北宝藏岩国际艺术村的更新经验或许能为我们指明方向。

违章风景

宝藏岩位于台湾台北市临虎空山北麓(标高80米),又称为宝藏岩聚落。宝藏岩是战争时期的重要军事用地,留有不少军事建物遗迹,战后则成为依山而建的眷村聚落,为台湾少见的人文景观。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宝藏岩原本是靠着虎空山北麓山坡建起的一座山寺。1960 年以后,因政府当局管制放松,原来驻守当地的军人,退伍后由于在台没有住所,与本地弱势族群纷纷入驻,便形成依山建起了大量违章建筑。这些建筑层叠不一,交错密布,1980 年代竟达到4公顷、200 多户的规模。尽管外观上不整齐美观,不过也因此形成另一种独特的风格。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后因为老旧加上年久失修,整体居住环境也无法负荷突然激增的人口,在台北城市不断发展下,城市土地价值高涨,1980年代的都市计划中,由原来的保护用地被改为公园用地,且市政府坚持所有住户需搬离,要求于2007年年初完成迁村计划。

宝藏岩由于社区居民主要为来台老兵与弱势族群,拆迁、安置等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直到1999年,社会各方人士、团体推动了一连串的聚落保存运动,并提出未来的营运方向朝艺术园区发展,而时任台北文化局局长的龙应台不但做出了保存的承诺,还提出了“贫穷艺术村”的概念,确立了日后设立艺术村的走向。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2004年,宝藏岩正式被记录为历史建筑,以聚落活化的形态保存下来。2006年,由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开始进行聚落修缮的工程。

艺术驻村

经过四年的修缮,2010年10月2日,22户宝藏岩居民迁回,“宝藏岩国际艺术村”正式营运,以“聚落共生”概念引入“宝藏家园”“驻村计划”与“青年会所”等计划,用艺、居共构的做法活化保存宝藏岩,创造聚落多元丰富的样貌。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位于山脚的“台北国际艺术村”导览地图

这里不仅是艺术家的创作平台,更是许多青年们的创意基地,在这里透过艺术与生活的各类创意结合,使空间不仅只是展示的平台,人们在这里可以体验各式文化,感受在空间中流荡的历史痕迹与氛围。在这里艺术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展演形式,而是各式各样的呈现方式,如食堂、劳作教室、植物工坊等等有趣的方式。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如《尖蚪》以摄影、展演与餐食的一间探索食堂,在食堂中结合各类主题演出,如音乐、短剧、摄影展览,创造一个主题性的文艺餐食空间,在台湾文艺界也别有盛名。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再比如《露比的点心茶会》,杂货教室通过优秀的技法创作,将纸粘土做成各种仿真甜点黏土、手作饰品,以假可乱真又别具创意,成为许多小朋友爱不释手随身饰品。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2011年,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公告宣布宝藏岩聚落为该市的历史艺术聚落。“宝藏家园,聚落共生”成为社区的口号,而旅行社则更多以“与台北101齐名,被《纽约时报》纳入台北最具特色的景点之一”的标语进行宣传。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艺术村村口即可领取宝藏岩的导览手册,沿路的导览标识完善,“家庭电影院”、“脚踏车书店”、“宝村柑仔店”……触手可及与可用的创作浸染在街角,甚至有众多工作室敞开着大门,标好价格的小作品旁有自助的投币箱。这种信任感让人将宝藏岩始终看作一个友好的社区,而非售卖门票的观光景区。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目前,宝藏岩国际艺术村设有14间艺术家工作室,作为国内外驻村艺术家工作及生活的空间。除此之外,也规划了排练室、展览室及户外展演空间。此外,每到假日这里还举办不同主题的市集活动,相当热闹。

微型群聚

有一些“村民”在计划结束后舍不得走,成为“微型群聚”一员。“微型群聚”意味着在宝藏岩里开门营业、“常驻”一年以上,这样的单位,宝藏岩里共计约30个。

2017年的“白昼之夜”(Nuit Blanche,创始于2002年,起源自法国巴黎的城市街道艺术盛典,迄今已有120个城市响应,台北于2016年首度举办)以不眠的艺术派对为开端,植根于“都市创新”及“公共空间设计”两大核心概念,为市民提供亲近艺术及城市的场所。通过艺术力量去串联起发声的社区,试图找回与城市的亲密关系。日常川流不息的车道,与定时封闭的场所,都会在那一天夜晚打开另一种使用维度。城市的某些区域在夜晚会变得不安全,而白昼之夜是希望把城市还给人民。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宝藏岩作为其中一个响应地,在当天分别开展了“微型群聚串联活动”与“岁月违章——宝藏岩历史重述展”并延长开放时间至深夜。当晚的宝藏岩在山底的空地草坪举办拉美风情嘉年华,山间的工作室则悉数开放,人们在走家串户的同时,可以上前倾谈。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宝藏岩国际艺术村,与一般的艺术村不同,本村不断的引入艺术家入村创作,打开“宝藏岩国际艺术村”的网站,可以看到已经持续了接近十届的艺术家驻村招募计划。除此之外,艺术家与村民共同生活的协作创作模式,带给宝藏岩微妙且和谐的碰撞。村民会主动和艺术家交谈,而艺术家也会在聊天中寻找创作灵感。

展演活动

宝藏岩还不断透过各种各样的活动、展览活动,如环境艺术灯节、混种艺术季等等,吸引各样人群来此,达到可持续发展的目的。其中,从 2012 年开始举办的宝藏岩灯光节,颠覆传统,汇入新意,邀请来自各地的艺术家以宝藏岩独特地形为创作舞台,创造出无可取代的作品,因此每年都受到许多人的瞩目与期待。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宝藏岩灯光节每年以响应不同社会主题的策展方向进行定调,今年宝藏岩灯光节是以「野景」为题,思考人类迈向看似通往文明的路上,其所遭遇到的野蛮困境,并反思其所抵达的当代生活光景。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艺术无垠,漫步好景

从步入村落开始,艺术团体衍椼通过作品「众里寻他千百度」,带着人们在聚落的巷弄里散步,细数座落的路灯和脚前的风景。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大自然的景色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逐渐被都市繁华所取代,在宝藏岩上光巷的房舍内投影了一轮满月,以极低科技的手法,让作品唱出乡野田园的虫鸣鸟叫。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虚实交错,移动风景

宝藏岩的最深处座落着作品「虹光树:果实星球」,这两颗星球像是原始且充满生命力的异野空间,与聚落入口搭建的巨型透明帐篷遥望着。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另外,2019台北艺术进驻的台湾籍驻村艺术家庄知恒,使用擅长的舞台灯光设计结合宝藏岩的历史脉络,以雷射光束及蓄光材料刻抹一道道光痕,将进驻宝藏岩国际艺术村后所感知到的一切,呈现看似无序却也寻常的生命轨迹。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今年宝藏岩灯光节还与简单生活节联名合作,于3月30、31日和5月4、5日共同举办开闭幕派对、音乐演出和简单市集,开幕当周也与Giloo纪实影音联合放映,针对灯光节「野景」所延伸出的议题精选片单,于宝藏岩的防空洞播映。展期间的周末还有九场由漫才团体“鱼蹦兴业”为宝藏岩灯光节独家创作的「野景-光之大笑漫才」表演。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由宝藏岩社区保护计划到现在宝藏岩国艺术村的设立,给予我们一个新的视野。宝藏岩通过政府有意识引导文化保存,使原本面临拆迁命运的聚落得以重生,这值得内地许多强调城市发展的地方深思。

在现代化的城市建设过程中,许多具有历史意义与文化内涵的聚落与建筑并非只是所谓的“都市毒瘤”,在某方面,它们所代表的可能是具有文化内涵的历史空间,所承载是某些族群的共同历史文化记忆。若失去历史与回忆,就如同浮萍般随波逐流,当回首过去意图重新寻根之时,才发现过去都在自己手中摧毁了,重新所造的也不过是个有躯体而没灵魂的仿古建筑街区罢了。

违章建筑变身文艺社区,谁说老城区只有拆迁一条路?


素材来源网络,由睿途旅创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