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分享 > 以日本温泉产业百年发展经验,窥见中国温泉旅游之风

以日本温泉产业百年发展经验,窥见中国温泉旅游之风

2019-01-23

追溯温泉的历史,与住宿相结合,最有名的莫过于西安的华清池了,作为唐代皇家行宫,留下了“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这样的诗句。

如今,温泉+酒店业成为了一种配套,开始渐渐成为人们喜爱的游玩和养生项目。作为温泉大国的日本,温泉酒店的历史悠久。温泉已经成为其文化系统以及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并且也形成了成熟的产业体系。

日本温泉酒店的前世今生

温泉旅馆的雏形来自于平安时代的“宿坊”。“宿坊”是指佛教寺院中为云游和尚住宿的地方,而日本温泉资源丰富,不乏一些温泉寺的存在。根据古文献记载,8世纪有马温泉(镇)的寺庙中就有了可以留宿的温泉浴场。

在此之后,以温泉为中心的住宿也开始慢慢发展起来。温泉旅馆经历了江户时代上流阶层的“本阵”以及中下流阶层的“宿场”“旅笼屋”的区分,而这些旅馆的经营者多为当时的手工业家族。

国家指定文物单位草津宿本阵

1878年,位于箱根具有500年历史的温泉旅馆“藤屋“被改造为富士屋酒店,成为专业接待外国人的度假酒店。这也是日本温泉与具有现代意义“酒店”的最早结合。

富士屋

随着交通网的发展与“温泉医学”的传入,温泉地不断被开发。二战之后,温泉住宿设施开始变得大型化、混凝土化。之后经济高速增长所伴随的日本旅游业的兴起,多数的温泉地从单纯的疗养地成为了观光目的地。铁路与旅游巴士也成了当时进出温泉地的主要交通方式。

80年代,日本迎来了温泉热潮。团队游客减少的同时,OL与女大学生开始成为了这股热潮的主力。适逢泡沫经济时期,“和风、高级”的住宿成为了大多数消费者诉求。与此同时时任竹下内阁的“故乡创生”资金也促使一些原本没有温泉资源的地域建立了温泉酒店。这也是温泉酒店大额投资最为集中的一个时期。

如今日本“观光立国”政策的确立以及全球化进程加剧,住宿设施中传统的日式温泉旅馆比例也开始逐年下降,但是相反国际酒店与日式旅馆的界限也在变得模糊。包含温泉的日式旅馆的唯一性也开始崭露头角。凸显“地域文化”“地产地销”特色的同时,“真”待客之道(hospitality)以及“谦逊之美”也成了日式服务的代表。

日本的温泉认证制度

温泉认证制度是各温泉先进地区出于促进对温泉使用和服务的理解以及温泉设施的品质改善为目的而设立的制度。有确切年份记载最早的是1919年法国国家层面所设立的“温泉度假村认证制度”。这种认证制度在1954年最早被日本所效仿,全国范围内认证了91处“国民保养温泉地”。

在之后的60多年里,从环境省、温泉协会、观光经济报、健康推进NPO社等各层级机构先后出台了“温泉利用型健康增进设施认证制度”,“日本名汤百选”,“Health Tourism推进地” 等。

这些温泉认证制度不仅让温泉区分标准体系化,更促进了温泉地旅游的发展。不少资质较好的温泉地知名度得到提高,一些度假与酒店品牌也开始入驻。

地方政府与机构也开始研究国内外温泉认证制度,并且为之活用。比如和歌山的世界遗产熊野古道,引用德国温泉Kurort制度,推出“熊野健康村构想”,结合当地气候地形形成“熊野疗法”;鹿儿岛的庵美市的温泉设施更是活用了海水的物理特性使用温泉的“海洋疗法”,结合当地的自然环境与美食以当地居民的健康为出发点,同时设立各项健康项目以吸引游客。

“Onsen”成为日本重要的入境观光资源

英文里的温泉多用“Hot spring”或者“Spa”来表示,然而近些年Onsen(温泉的日文读音)更多的走入了人们的视野,继Sushi(寿司)、Ramen(拉面)、Kimono(和服)之后成为访日旅游几大关键词之一。在对访日游客“最想去看看的观光地意向”问卷调查的结果中可以看到,“温泉”与“日本风情的街道”以68%并列第一、“日式旅馆”继“富士山”“樱花”之后排行第5。

2013年,在世界温泉峰会上,日本提倡使用使用世界通用温泉LOGO。旨在世界范围内推介温泉,传递有关温泉的生活方式,也可以看出日本方面在促进入境温泉旅游的决心。

与大多数家族经营的温泉旅馆相对、一些专做温泉酒店集团近些年也在不断扩张。星野集团是知名度最高的温泉酒店集团之一,其中“虹夕诺雅”和“界”是其旗下两个主打品牌。相对于虹夕诺雅的高端奢华,“界”则走进的是精品酒店路线,更多的是极具设计感但又具有当地特色的民宿、温泉屋的风格,注重给游客带来当地生活的体验。

其他诸如王子集团、共立度假村、鹤雅集团等等都有自己的知名温泉酒店或者本身就是主打温泉酒店的品牌。伴随着不断增长的访日游客数量以及2020年奥运会的临近,这些酒店集团每年也都在涌现一些接轨国际旅游市场并且具有最新设计与理念的新温泉酒店。

日本温泉酒店的细节把控

首先是在建筑方面,他们尊重自然、融合自然。在设计之初就充分考虑到建筑与环境的协调统一,选用天然的建材,无论是建筑还是浴池的细节之处都非常精致养眼;

其次是注重当地文化的挖掘和融合。像鬼怒川温泉小镇,鬼的形象和标识无处不在;像草津温泉,保留着传统的汤揉表演,传统文化,能提升旅游地的品味和人文形象,还利用自己温泉质量优势和打出“泉质主义”的招牌;

第三严格控制温泉酒店的经营规模。近些年来日本的消费观趋于本物志向,开始注重细节的雕琢而不盲目追求繁华奢侈。酒店房间数量少至几间,在近些年的新建温泉酒店当中,几乎没有过百间的酒店规模,这样便于控制服务品质、精简成本;卫生把控上也彻底贯彻了“日本酒店精神”。

第四,充分体现人文关怀。有的旅馆在办理入住之时,会由女将带领你从旅馆至房间进行介绍;在日本的每个温泉入口处,都会有一个醒目的显示牌,上面清楚地列出该温泉的水质、成分、功效、禁忌以及检测单位,一是消除消费者对水质的疑虑,二是提醒消费者泡汤注意事项。

还有日本对温泉衍生产品的开发和创新。在草津温泉,利用温泉水做的料理,温泉浴液、温泉皂,还有其他文创产品,极大地延长了温泉产业链条的开发维度。你觉得温泉鸡蛋算不算温泉衍生产品呢?

箱根名产大涌谷黑鸡蛋

中日温泉产业现状与思考

截至2017年,在27214处温泉源泉总数中,有17581处被利用,占据了全球的近三分之二的比例。现共有温泉地(镇)3155处,温泉住宿设施为1万3108个,住宿人次已经达到了每年1.32亿。

然而日本的温泉产业市场规模上却并不能在全球拔得头筹。据GWI(全球健康研究所)的估算,中国的温泉产业拥有全球第一的市场规模。《中国温泉旅游产业发展报告2016》显示,中国温泉资源点超过5000余处,已经建成开业的温泉设施约有1500多家,温泉旅游总接待人数达3.4亿人次,总收入达430亿元。这股温泉度假旅游之风还在越吹越热,近来投身温泉度假酒店事业的企业也着实不在少数。

但从现有的产品与消费习惯看,支撑中国温泉产业成长为世界第一市场的重要原因是人口规模而不是优质的温泉度假产品。温泉市场供应端分散、文化建设匮乏、可持续发展堪忧、缺乏品牌打造意识以及产业体系,也都是当前中国温泉产业所存在的问题。

中国温泉产业起步相对较晚,但是发展快、市场规模大、可挖掘文化元素丰富,品质提升空间与潜力巨大。2017年,国家旅游局(现文化与旅游部)发布了《温泉旅游泉质等级划分》,规定了温泉旅游企业泉质等级划分的技术条件,明确了泉质等级标志的使用规范。一定程度上也成为了最早的中国温泉认证制度。

中国的温泉一例

我们也相信规范化是中国温泉产业不断进步、品质不断提升的一个开始。希望有朝一日能让中国温泉产业在世界立足的是温泉产品的品质而不仅仅是市场的规模。

学习,实为了更好的进步!2019年,睿途也将推出温泉旅游专题,会为大家分享更多关于温泉的案例、研究与分析。敬请关注哦!

文章由睿途旅创原创发布,未经允许请勿私自转载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