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分享 > 去乡村,交换生活的向往

去乡村,交换生活的向往

2021-06-21

说说我那些关于乡村发展的创新思路来源

2021年是乡村振兴的元年。伴随着全面脱贫,我国乡村开始进入新的发展历史时期,新时代的乡村振兴画卷就此拉开。

从新农村建设、新型城镇化到美丽乡村建设、精准脱贫,乡村发展一直处于集中力量改善农村基础设施,促进农民增收的发展阶段。浙江自2017年掀起的“万村景区化”建设热潮,则是将乡村发展推向了从解决农民出行、卫生等基本生活保障,向优化乡村环境、升级乡村产业的全新发展阶段。

ruitu1.jpg

当我们纵观世界各国在二战后至今的乡村社会经济发展,不难发现,今日中国的乡村已然开始步入急速破除城乡二元发展,加速进入城市互补互融的阶段。正如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实现逆城市化,推动城乡真正融合,首要的便是实现“城”与“乡”生活的交互。

在这样一个新阶段,粗放型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乡村环境再造的需求。乡村需要走向不失乡土风情和在地文化展示的精细化建设阶段。

在这样一个新时代下,乡村发展的终极目标是营造一个缓慢、舒适的宜居社区环境,让村民不需要拼尽全力涌向城市,也能拥有高品质的生活。同时,让生活在车水马龙、水泥森林中的人们,还有一个可以挂念的田园时光、可以回得去的质朴生活。

ruitu2.jpg

从大家耳熟能详的文化艺术引领乡村振兴的“日本濑户内海国际艺术祭”,到鲤鱼养殖、传统建筑修复成为社区营造典范案例的日本古川町(点击查看案例);从以开放式私家花园形成旅游线路、板栗第六产业化著称的日本小布施村,到以生态种植、风力发电、碳平衡策略以及废水回系统构建完整的环保系统的英国芬德霍恩生态村。

ruitu3.jpg

图为彭婷婷2015年考察日本古川町

我所亲历考察过的极具代表性发展模式的乡村,无一不是满足了“城”与“乡”在生活场景营造、社区公共服务、在地就业创业就业平台三大方面的交互,让乡民与新乡民彼此交换生活的向往。

ruitu4.jpg

图为彭婷婷2016年考察芬兰生态村+荷兰羊角村

这样的发展模式,我统一将其总结为“乡村地域创生”——
在我主持编制的“两山理论”诞生地浙江安吉县的《文化旅游业“十四五”发展规划》里,我提出实施“地文再生计划”培育特色乡村风貌,在景区村基础上打造系列主题文化村;实施“庭院美学”计划,推动主题庭院观光产品建设;建设“田园驿站”,激活绿道,实现乡土产品购物、地域文化展示整合发展。

ruitu5.jpg

在我主持编制的《大理古生乡愁小镇项目总体策划》中,我希望古生村充分发挥洱海生态廊道的生态价值转换,融合白族传统民居庭院特色,践行总书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要求,对洱海生态廊道沿线的现状民居庭院进行绿化、美化,构建一批美丽生态庭院。当然,这些庭院的建设和开放经营,必须是充分尊重村民意愿的。

ruitu6.jpg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古生村李德昌家庭院

跟随着总书记的步伐,我带着亲历世界各地乡村考察的研究、我带着在浙江等地实践的经验、我带着创造精致美丽的花园乡村的梦想,来到了四川天府新区南新村。这里山水相融、田林交错、林盘点缀。2011年8月22日,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同志赴南新村视察时,感慨“这就是我梦想中的新农村。”

ruitu7.jpg

图为南新村

十年过去,南新村没有丢下她的梦想。先后获得第五届全国文明村镇、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成都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示范村等殊荣。

接过南新村在新时代发展中的课题,我开始思考如何更好的去实现新时代的中国乡村梦。当过去以血缘和地缘关系为主的农村社会逐渐瓦解,当老人和儿童成为乡村最孤独的守候者,当一哄而上的民宿让过度商业化的气息如雾霾般笼罩着乡村,当财政投入改善了设施却改变不了村民在长期农业生产生活中留下的习惯…..我在想,新时代的乡村振兴必然要从“善治”开始抓起,创新的乡村治理模式才是振兴的根本。

让社区公共服务城乡均等化、让文明生活方式城乡同频化、让乡村成为中国很多人未来的宜居之所,是南新村这样的中心城市近郊乡村需要实现的新目标。

ruitu8.jpg

图为南新村

“南新六梦”便在这样的思考中,变成了《四川天府新区永兴街道南新村社区发展治理总体策划》中的核心思想。以乡村双创中心、睦邻中心、儿童梦想中心建设为切入点,以国内首条乡村儿童关爱慢行步道为纽带,南新掀起了响应“成都市幸福美好生活十大工程”建设的乡村示范热潮。

ruitu9.jpg

ruitu10.jpg

如果说,过去的乡村发展依靠的是政府单向线性投入,那么新时代的乡村振兴应该像我们所处的互联网时代一样,进入“用户参与生产”的阶段。在这样一个阶段里,村民是家园打造的主人,村民的家园如果一旦具备生态环境转化价值,那么,她未来的“用户”(前来消费的城市人)也应该参与“家园”的生产和传播。这或许是我作为一个规划者兼自媒体人,用“短视频传播思维”在思考乡村规划建设的新方式。

ruitu11.jpg

图为南新村

就这样,一个在中国乡村环境改造和提升中从未有过的模式和活动——“梦想乡村庭园改造大赛”应运而生。

在天府新区相关管理部门、南新村所在的永兴街道以及村委会的支持下,活动迅速得以开展。我希望这个活动带去的是一场全新的乡村建设与社会治理的新尝试。她坚持以人为本、以质取胜、以点带面、以小见大的活动宗旨;她坚守精益求精、尽善尽美的工匠精神;她以村民自愿、自主、校、村、企互助互动,以奖代补为形式。村民以自愿报名的形式参赛,由来自四川省内三所高校环境艺术设计系的学生,为报名参赛的村民提供免费庭园设计,我和我的睿途设计师们则是指导和帮助零零后大学生、村民们一起完成庭园改造。

ruitu12.jpg

图为南新村村民家的庭园

ruitu13.jpg

图为00后大学生正在和南新村民交流庭园设计方案

目前改造活动已经全面开始。第一轮的角逐将由以村民+村民亲友团+热衷庭院设计的网友们组成的大众评审团,和专家评审团一起以现场投票的方式,评选出前十名进入第二轮终极PK。入选第二轮的十户庭园,将通过天府发布公众号展示改造结果,由线上网友进行最终评选投票,票数最高的前五位即入选最终奖项。

英国作家杰弗里斯在《我心灵的故事》里,把自己及乡邻的生活展示于众,他在描写英格兰南部乡村时写道,“我或许领悟到了太阳、光线、大地、树木及青草的内涵。”而诗人托马斯则称赞杰弗里斯的手参与了塑造那些山地、阳光及天上群星的神圣使命,仿佛他的血脉里流淌着橡树、榆树和白蜡树的树液,以及自然界飞禽走兽的血液。

ruitu14.jpg

年少时,我爱上杰弗里斯的自然文学,也深深的爱上了如诗般美丽的英国乡村。我始终相信“山丘中,总是蕴藏着希望”。我坚信“宁静无价”(Tranquility Is BeyondPrice),飞过天空的野鸭群具有无形的价值、野外的声音、气味和记忆以及我们在野外所看到、所喜爱的一切都具有无形的价值。

ruitu15.jpg

图为彭婷婷2017年在英国科滋沃尔德考察

人类内心的风景是由自然的风景养育滋润的,乡村承载了我们内心那一片片最美的风景。我希望这村落的每一处都绽放着属于她的赤橙黄绿,我也希望我们不只是凝望着她的五彩缤纷,而是不知不觉把它化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交换生活的向往。ruitu16.jpg

图为彭婷婷2018年在泰国清迈考察

本文经婷指的风景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原公众号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