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小更新大改变,看城市微更新如何让老城重生?

小更新大改变,看城市微更新如何让老城重生?

2020-09-11

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弄堂、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然而,在现代化进程中,城市经历着更新的考验。人们一方面渴望创新和发展,不断拆除或改造那些历史建筑和遗迹;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承受传统文化消逝带来的遗憾。

近年来,在城市更新的浪潮中,最初大拆大建的更新模式在短期内可以刺激当地的经济发展,但由于缺乏对历史和传统的尊重,同质化严重、业态混乱等越来越多的问题涌现出来,给城市文脉造成了难以挽回的伤害。

因此,现在很多城市的更新越来越倾向于采用“微更新”的方式,即在保持城市肌理的基础上,对已有城市空间进行小范围、小规模的局部改造,从而实现空间活化与地方振兴的目的。

而放眼全球,在城市更新发展过程中,无一不是经过多个阶段的更新。国际大都市伦敦,其城市更新历程也是从20世纪50年代的二战后重建发展为70年代的内城再开发,再到如今以区域发展为视角,注重人居环境和邻里重建的社区复兴。

伦敦东区:从贫民窟到创意社区

伦敦有东西两个大区,相比较伦敦西区的富饶高贵,伦敦东区则是传统意义上的贫民区。这里街道狭窄,房屋稠密,居住的大多是传统英国阶级社会最底层的劳动工人以及大量的外来移民,还有令人头痛不已的足球流氓。鱼龙混杂的东区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雾中伦敦的最危险之处。

直到20世纪末,随着英国“创意产业”新概念的提出,伦敦东区终于迎来新生。原来工人阶层聚居地改造为文化创意产业基地,成片的工厂建筑改造为开放式工作室、时髦的公寓,涂鸦、市集、艺廊、酒吧、设计师商店……在东区的大街小巷开得热热闹闹,让看起来有几分破旧灰暗的街巷充满活力。

经历半个多世纪的重建,东伦敦的街景混合着新与旧,传统与现代,形成了自身独特的城市风景。这个曾经是中下层人居住的廉价地段,如今已是英国艺术时尚界推崇的艺术新区,同时也是欧洲最大的一个艺术家聚居区。

尤其是Shoreditch一带,成了最受欢迎的伦敦时尚聚集地的代名词。从充斥着街头涂鸦的Brick Lane、仅在周末开放的市集,到独立设计师小店、Vintage古着店、特色酒吧咖啡馆等等,无不洋溢着饱满的活力和强烈的个性。

Brick Lane

Brick Lane是一个奇妙的所在,北端,从Fournier Street到Old Truman Brewery,是夜店、酒吧、画廊、设计师工作室、小服装店等等大都会生活方式的缩影;南端,从Great London Mosque到White Chapel,是伦敦最大的孟加拉聚居区,聚集着多达六万名的孟加拉移民。而最能体现brick lane东伦敦精神的却是那绵延不绝的墙壁涂鸦。

Brick Lane是Shoreditch最为出名的街头涂鸦艺术街区,在世界也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尽管涂鸦这种行为从来没有受到官方认可,但东区的街头涂鸦仍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起初的一些作品是表达反战、讽刺物欲社会等情绪,后来也出现了不少纯粹的艺术创作。

这里走出来了好几位已经被收藏界认可的画家,其中就包括班斯基(Bansky)。原先被人们看作难登大雅之堂的街头涂鸦,从Banksy手中出来的却是价值连城的艺术品。由于涂鸦作品大多难以长久保留,所以几乎每天都可以在Brick Lane看到不一样的涂鸦,同时,还会有不少的街头表演,比如乐器演奏,个人演唱和民族舞蹈等。

Spitalfields

从17世纪迎来法国逃亡者,到今天成为孟加拉新移民的家园,Spitalfields在维多利亚时代是最不堪的住所,让人望而生畏的贫民窟,但今天它坐拥伦敦最多元的民族文化,成为艺术家们新的灵感天堂。

Spitalfields临近伦敦金融城和地下铁交通枢纽Liverpool Street Station,让这里不仅拥有遍地的创意文化,还有便捷的交通和金融精英的气息。

沿Spitalfields所在的Commercial Street往北前进约300M,就能看到东伦敦的大型综合性市集Old Spitalfields Market。它是历史古老而悠久的半开放式集贸市场,其历史可以追溯到300多年前的查理王一世时代,当时这块地方是属于伦敦郊外的一个菜市场。现在的这栋建筑是在1893年重新建造修复的,所以现在仍能一窥这座维多利亚建筑的风采。

这里主要以创意的手工艺和复古的纪念品闻名,每天都上演着不同主题的创意市集。从原创手工艺品、音乐、服装再到各类复古家具,俨然是一个世界文化的集散地。

The Old Truman Brewery

The Old Truman Brewery曾是伦敦最大的酿酒厂,现在是伦敦东区时尚潮流的创意园,这里更是Shoreditch的心脏,供给着伦敦艺术时尚的生命力。

它的厂房、仓库和院子全都出租给各种画廊、餐厅、创意小店等,还有Sunday Upmarket、Vintage Market、Backyard Market等市集,是一块小型的时尚艺术创意区。

Boxpark

BOXPARK位于伦敦Hackney区,由60个集装箱历时一年搭建而成,也是潮人必去的地方。目前共容纳42个潮流品牌,主要是独立设计师品牌,还负责承办电影放映礼、音乐会、大型活动及会展。

各种潮流服饰,手工制品,创意产品,各种美食,放置于数个集装箱中的一系列创意展示、艺术、咖啡馆和画廊,形成极为令人兴奋的新兴概念,吸引了世界各地包括设计师、时尚达人、艺术家在内的各类人群慕名前来。

贫穷、混乱、鄙视规则、百无禁忌……这种与街头文化密切相连的精神,以及犹太人、穆斯林、印度和巴基斯坦人等移民带来的不同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让今日的东区成为一个典型的多元文化城区。那些自诩叛逆不羁、崇尚自由平等的嬉皮中青年们似乎在东伦敦找到了共鸣,成就了这一片艺术心脏地带,也为伦敦注入了更多独特文化。

上海里弄:从残破住宅到文化社区

弄堂,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上海的象征:它独特的建筑形态、拥挤又丰富的空间组成、家长里短的烟火气息,烙印着千万个老上海人的真实生活,也构建了无数个外地人对魔都的最初想象。

而在建国后,里弄住宅无论从建筑风格还是材料元素都没有经历太大变革。在沉寂的岁月中,许多里弄建筑逐渐变得残破。80年代改革开放后,上海开始大刀阔斧的城市建设,老旧的低矮里弄于是被不断吞噬。到2015年,弄堂数量减少了50%左右,只剩下1900条左右弄堂充当着“文化标本”。

20世纪90年代末至今,上海政府提出了一系列的里弄保护性改造政策。从纯商业改造,到自下而上的部分商业化实践,再到以保护修缮,留住原住民为目标的原生态模式,在里弄的保护上,上海一直在不断的探索。而构建“活的里弄街区”,将其打造为一个社会、经济、文化的共同体协调发展是当前保护更新的宗旨。

步高里

步高里位于陕西南路287弄,建于1930年代,这条巴金住过的弄堂以完好的原生态保护著称。即首先利用现代历史建筑的修复技术重现里弄建筑的原始风貌,再通过现代生活设施的优化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

2007年它成为了卢湾区五大世博主题实践区之一,上海市文管会投入100万进行里弄综合改造。首先,给居民装上马桶;其次,对厨房进行装修,贴瓷砖、理顺电线管道、粉刷墙面天花板;最后对房屋的结构进行维护,对屋顶的防水防风化、保障透气等方面,进行了重新处理。

这种保护模式是静态的,它严格按照优秀历史建筑保护要求进行修缮,尽量在还原步高里原有面貌的同时,增设现代生活设施,在不破坏原有文物的基础上尽可能的为建筑、为原住民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

威海路696号

威海路696号是原上海组件五厂废弃的厂房和仓库的一部分,隐匿在陕西南路与茂名南路核心商业区的小弄堂里。

这幢英式风格的产业建筑如今被改造成共享办公空间,客人抵达这里需要经过弄堂巷道,该巷道被传统的中国石库门框住。设计师将墙体漆成粉红色,过道中悬挂着装饰灯,其看似凌乱实际上错落有致,犹如传统里弄里那些洗完的衣物飘扬在狭窄上空的场景。

有阳光照过来的时候,影子便投射到地面和墙面。线条和圆点纵横交错在一起,红砖墙、悬挂吊灯、少女粉和老弄堂组合在一起,烘托出了一种艺术性的美感,吸引了不少潮人前来打卡。

穿过弄堂,呈现在眼前的则复古文艺的办公空间。传统的木质镶板、青铜金属结构悬挂照明、常春藤绿色的钢结构楼梯,处处彰显着老上海的时尚风情。

2014年10月开始,来自世界和全国各地以及台湾地区共30余名艺术家聚集于此,设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从架上绘画、雕塑、摄影、影像、观念和装置艺术到平面、时尚和造型设计等,丰富多样的艺术形态让威海路696号迅速成为城市艺术新地标。

城市更新的目的,说到底是为了保持城市的活力,延续城市的生命力,而城市的活力和生命力,除了硬件,更在于文化和历史。于上海而言,它是阁楼竹竿上飘舞的衣物、巷口的修鞋铺、藤蔓缠绕的老虎窗……于伦敦东区而言,它是街头的涂鸦、路边的咖喱店、叛逆不羁的嬉皮青年……这些个体记忆的碎片汇聚在一起,就是城市的历史。因此,记忆重建才是城市更新的灵魂。

而要实现城市的记忆重建不光是要对要保护历史建筑的外部物质形态,也要培育它内在的文化价值;在更新形象的同时,更要注重社区文化的营造和邻里关系的重建,使其与日常生活、当地居民发生联系,提升居民的自豪感和优越感,从而激活社区乃至城市的活力。

参考资料:《伦敦东区故事》、《伦敦东区:从贫民窟到创意社区》、《城市更新与复兴:来自伦敦的启示》、《上海里弄的空间变迁》、文化在线、景观中国

文章由睿途旅创结合资料重新整理编辑,未经允许请勿私自转载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