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解锁绿色经济发展新路径

解锁绿色经济发展新路径

2020-06-10

6月5日是第49个世界环境日(World Environment Day)。今年的世界环境日主题为“美丽中国,我们是行动者”!

20世纪60年代以来,世界范围内的环境污染与生态破坏日益严重,环境问题和环境保护逐渐为国际社会所关注。

1972年6月5日,联合国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行第一次人类环境会议,通过了著名的《人类环境宣言》及保护全球环境的“行动计划”,提出“为了这一代和将来世世代代保护和改善环境”的口号。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全世界范围内研究保护人类环境的会议。

出席会议的113个国家和地区的1300名代表建议将大会开幕日定为“世界环境日”。

同年,第27届联合国大会根据斯德哥尔摩会议的建议,决定成立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并确定每年的6月5日为世界环境日,要求联合国机构和世界各国政府、团体在每年6月5日前后举行保护环境、反对公害的各类活动。

世界环境日的创建反映了世界各国人民对环境问题的认识和态度,表达了人类对美好环境的向往和追求,也是联合国促进全球环境意识、提高政府对环境问题的注意并采取行动的主要媒介之一。

生态环境保护成为国家战略

近年来,国家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尤为重视,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纳入“五位一体”的总布局,并首次对其进行单篇谋划,提出建设美丽中国的目标。

2019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加强污染防治和生态建设,大力推动绿色发展,壮大绿色环保产业,促进资源节约和循环利用,加强生态系统保护修复,为人民群众营造美丽宜居环境。

同年10月,发改委印发《绿色生活创建行动总体方案》,旨在通过开展节约型机关、绿色家庭、绿色学校、绿色社区、绿色出行、绿色商场、绿色建筑等创建行动,广泛宣传推广简约适度、绿色低碳、文明健康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建立完善绿色生活的相关政策和管理制度,推动绿色消费,促进绿色发展。

2020年5月,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壮大绿色环保产业”,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定力,牢固树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导向,持续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

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十分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十八大以来多次对生态文明建设作出重要指示:“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对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不能手软,不能下不为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环境保护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福祉民生”、“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这些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论述,为建设美丽中国指明了方向。

生态廊道助力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

在我国众多的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大理洱海。2015年,大理州开启洱海保护治理抢救模式,开展村镇“两污”治理、流域“两违”整治、农业面源污染减量等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如今的洱海变清了、变美了。洱海保护体系的最后一道污染物拦截防线,洱海生态廊道更成为了如今大理人、游客争相来体验的目的地。

洱海生态廊道项目全称为“环洱海流域湖滨缓冲带生态修复与湿地建设工程,兼具生态和景观功能,在构建生态屏障的同时能充分发挥监测管理作用,同时倡导绿色出行方式,将生态功能和人类需求有机结合,是一个集生态、低碳、环保、康养、智慧于一体的环湖生态系统。

整个“大理市环洱海流域湖滨缓冲带生态修复与湿地建设工程”建设内容包括生态修复及湿地建设工程、生态监测廊道建设工程、生态搬迁工程、管网完善工程、科研试验地建设工程等。总用地898.34hm²,总长156.08km,主线长129km。

睿途团队参与洱海生态廊道策划及总体规划,在对环洱海129公里及其周边村落进行了7次徒步考察后,提出“双共享、重扩容、多主题”的模式:

双共享

一是通过生态廊道保护生物多样性,创造人与动物、植物共享生态空间;

二是梳理现状错综复杂的路网,实现主客共享的慢行生态休闲空间;

重扩容

串联沿途景点,有效推动游客分流、疏解环境容量压力。

多主题

结合环海路所途经的景点特质、周边风光特点,进行分段分主题的景观和设施设计,把环保科普教育寓教于游、把大理深厚的历史文化进行系统化线性展示。

目前,洱海生态廊道建设工程在2019年已经完成50公里建设,向公众体验式开放阳南溪到才村的12公里洱海生态廊道,大家可以在这里骑行、跑步、散步......在“大自然健身房”中体验一场纯天然的有氧运动

洱海生态廊道,用健康理念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站在湖滨湿地,眺望远方,来一场心灵与自然的对话。

生态村成为绿色经济新模式

除了对大山大湖的生态环境保护,在乡村振兴中,也要把生态环境保护,生态价值转换放在首位。那么该如何推动乡村生态环境保护?被欧洲多国成功实践经验证明的生态村,或将成为值得我国借鉴的乡村绿色经济发展模式。

生态村是一种以重建社会环境、自然环境为目标,通过生态产业、生态旅游、生态社区等运营从而实现生态价值转化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可以说,建设生态村就是在实施“乡村振兴”,推动生态文明的建设,是“两山理论”的最好体现。

近年来,我国也涌现出一批生态村,但大多都只是“生态的乡村”。实际上,“生态村”不是只要生态好就够,更不是指单纯的传统村落,而是一个可以实现生态、经济、社区可持续再生的理念社区或传统社区。例如世界生态村的典范苏格兰芬虹生态村。

芬虹生态村位于苏格兰东北角,依傍在莫瑞斐斯海岸(Moray Firth coast)边。这里曾是一个繁华的港口城市,随着日不落帝国的辉煌消退,彼日熙攘的港湾也逐渐凋零没落。直到1960年代,由Peter、Eileen和Dorot三人来到这里,对荒废的土地复垦,开辟菜园,种植胡萝卜、莴苣、豌豆和大白菜。经过近60年的不懈努力,他们将这片废地变成了生机勃勃的绿洲,以及无数人的心灵驿站。

如今的芬虹生态村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约360多位居民,是可持续发展培训的重要基地,也是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的咨询机构——全球生态村联盟的总部所在地,每年有来自世界70多个国家、上万人来这里参观、游览、培训。

芬虹生态村力求推广涵盖“四大意义”的永续生活。这四大意义包括:个人修行/灵性提升、社交生活、生态保育、经济稳定。由这四大领域组成的永续生活,很清楚显现其中所诉求的各项平衡:个人的和群体的平衡;生态与经济的平衡。

生态持续

20世纪80年代,芬虹生态村的建设大规模展开。生态住宅、绿色能源系统、节水系统、污水再利用系统、定期的生态教育、共用公共空间以及聚会空间等,这些当时最新的有关生态的思考和技术,都被一一引入到社区的营造中。

房屋和社区建筑物都装有用于热水加热的太阳能电池板

芬虹生态村至今已建起了61座生态建筑并且制定了尊重生态环境的持续建设方案,已经形成了环保、节能的独特建筑体系。

生态村还利用环保生态的方法进行植物种植、培养,让贫瘠的沙地变为富饶的腐殖土。占地44亩的Cullerne花园生机勃勃,两个塑料大棚可以产出丰富的水果和蔬菜,足够供居民们食用。

此外,芬虹村还通过能源自给、废物处理利用等实现了生态循环。生态村从1989年开始建造风力发电机,实现资源自给。目前,生态村共造了4座风力发电机,在实现村庄100%的供电之外,余电还可以卖给国家。其次,生态村对废弃物做到了充分的循环利用,他们搭建了一个完善的“废弃物回收计划”,包括废水、括铁、玻璃、纸、电池等都能够得到充分的处理利用。

废水处理参观

经济持续

1972年,生态村正式注册为基金会,经过40多年,芬虹基金会的社区已发展出了多元化的60多家企业和项目,形成了充满活力的本地经济体系。此外,生态村还有辅助货币与本地交易和完善的贸易系统,不使用货币的情况下实现商品和服务的交易,鼓励社区企业之间的交易,降低银行费用和利息成本,为社区项目提供低成本的资金支持,从而实现经济持续。

2001年,还成立了芬德霍恩基金会大学,旨在开发一套全面的可持续教育课程,内容包括社区体验、商业和专业技能、可持续生活和艺术等。

社区持续

社区生活也是芬虹生态村的永续要素之一,成为社区一员的基本条件是认同生态村理念,并遵守“共识守则”。为了解决乡村居民的老龄化趋势,芬虹村打造了时尚自然生活空间,成功地让年轻游客放慢了脚步。

社区内建立了艺术中心、手工艺品售卖中心、陶艺坊、烘焙坊、出版公司和印刷厂,并定期开办工作坊和讲座,筹划各类型节日庆祝,吸引学校、家庭和社会团体不断到生态村来,学习朴门农艺和生态种养殖,体验乡间悠闲生活和静思冥想的妙处。

如今的芬虹生态村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居民,就像个小型地球村。每个人到此居住的动机都不同,但透过遵守社区共识,帮助人们思考,发现彼此追求的终极目标是殊途同归,鼓励社区人民探索个人修行与灵性提升。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环保问题是每个人都应该关心的问题。睿途作为美丽中国的耕耘者之一,一直致力生态价值转化路径探索,致力于如何以绿色经济推动区域发展的研究。愿更多的人,和我们一起携手同行,创造美丽、幸福中国梦!

文章由睿途旅创原创发布,未经允许请勿私自转载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