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疫情下日本开启“花式”远程办公,原来办公也能“诗和远方”

疫情下日本开启“花式”远程办公,原来办公也能“诗和远方”

2020-03-25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日本的一些餐饮店也不得不关门停业。而由于公司举办的聚餐、酒会也大幅减少,因此很多在商务场合中经常利用的高级日本料理店,面临严峻局面,营业堪忧。

另一方面,为了防止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日本也开始推广在家工作、远程办公等来应对疫情。比如,日本电气株式会社要求约6万名社员均在家办公。日本化妆品巨头资生堂要求约8000名员工在家办公。但是在家办公的话,有很多人则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无法集中精力工作。

在了解到不少公司远程办公员工的诉求之后,一家名叫瓢嘻的高级料厅在东京的7家店铺设立单间办公室,开始为那些需要远程办公,但在家里无法集中精力的客人提供办公场所,助力远程办公!

只要在店里订餐2500日元以上的客人便可享用办公空间,时长最多为7小时,可以从刚开门营业时就利用。房间里准备有免费的Wi-Fi和电源。另外,若是订购晚餐的话,则可追加3小时,最多利用10小时。

店铺的入口处放有手指用酒精消毒液,湿毛巾也是一次性包装。所有员工都带有口罩并在每位客人离开后都会彻底清扫消毒一次,为客人们提供保证安全放心的环境。

瓢嘻的室内装潢主要采用原木营造温馨氛围,融合了日本建筑的神髓,形成现代化的洗练空间。在这样的空间里工作可以说也是一段非日常的体验,到了饭点还可以稍作休息享受高级美食,不得不说是一个很讨好又有创意的策略。对于餐厅来说,配合其新开通的外卖业务,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营业上的严峻局面。

其实说到日本的远程办公,可以说是有很多别出心裁的创意了,它甚至作为一个战略,助力了日本的乡村振兴与地域活化。

神山町

远程办公带来的绿色“硅谷”

神山町是日本四国德岛县东北山区的一个人口约六千人的村落,曾繁荣一时,后随着农村产业凋零而衰落。

从“绿色文艺”转向“绿色硅谷”

1999年神山町确定了以文化和艺术为中心开展农村建设的目标。每年该町都会邀请三名来自海内外的艺术家,到村里短住并进行创作。和东京艺术大学的师生展开合作,对村里已废弃的民宅进行翻修与维新,以供移居的艺术家们居住。

但是慢慢发现,这样的措施似乎没有持续性。要保证游客的持续到来,每年都必须要在驻地艺术家之外,增加更多的艺术作品。而对一个小农村来说,这样的一笔投入显得不切实际。

于是神山町的目标不再仅局限在艺术领域。在东京过度饱和、企业开始把目光投向地方的势头之下,神山町展开了一系列吸引企业到来的活动。

第一家入驻企业的日常

SanSan是日本一家IT企业,由社长寺田亲弘在2007年创立。它的主要业务是开发名片管理的软件及应用程序。2010年,寺田社长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在德岛县的神山町开设公司的第二家办公室——神山实验室。

曾经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寺田社长十分了解远程办公具有的优势,他决心从自己的公司开始践行远程办公的理想。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不少员工质疑社长在偏远的小农村设立卫星办公室的决策,那么现在早已没有人怀疑远程办公所带来的好处。

在神山实验室的员工们,典型的一天是这样的:每天睡到自然醒。步行或骑车半个小时左右,就能从公司提供的宿舍到达办公室所在地。路上自然也不需要担心堵车和尾气。每天下班后,员工们可以去办公室边上的商店街,购买本地刚出产的有机蔬果。晚上在泡了神山町有名的温泉之后,安逸地结束一天的工作。每天早晨,神山实验室的员工们通过即时通讯软件Skype出席公司东京总部的晨会。

Sansan入驻神山后,又有9家风投企业相继入驻,其中不乏大型IT企业,如雅虎、谷歌等,虽未设立固定办公室,却也不时会派员工来短期工作,由此,闲置已久的老旧民居陆续被改造成了办公场所。

高于东京十倍的网速、廉价的租金、田园牧歌的乡村生活,吸引了大量互联网企业和创业团队前来办公,村落配套设施日益完善。但是仅仅是是这些优势,一旦其他农村开始效仿,神山町的优势就会大大被减弱。

“两个方面”打造优势

于是,他从两个方面着手,推动村庄的可持续发展。一方面,他帮助神山町启动了对企业的逆向选择。在接受企业时,神山町所优先考虑的,是那些可以帮助村庄发展、完善村庄设施的公司。

牛棚改造的办公空间

比如,在IT和电子企业纷纷开设了卫星办公室之后,神山町着力于吸引能为当地人口提供服务的产业。比如餐饮、文化设施。如此,整个村庄不仅变得更为宜居,产业的多样化也得到了保证。

神山町先进的基础设施与优美的自然环境吸引了更多企业与年轻人,目前神山聚集了以IT和广告行业为代表的33家卫星企业。随着移居者的增多,当地各类店铺和服务设施也越来越齐全,面包房、咖啡店、牙医诊所、法式餐厅、图书馆等都出现在了神山的地图上。

另一方面开设教育机构“神山塾”:主要吸收来自首都东京附近的年轻人,并结合神山当地的情况,为他们提供关于社区组织、乡村改造和机构管理的培训。参加神山塾的年轻人,在毕业之际大多会选择留在当地进行社区导向型的创业活动。从而为神山町的未来发展注入了活力。

第七期神山塾成员

而在2010年到2013年之间,共有58户家庭、105人迁入神山町。他们的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其中还包括27名儿童。

通过“两步走”战略,神山实现了从“绿色文艺”到“绿色硅谷”的成功跳跃,形成了由现有移居者带动更多人移居的良性循环。

神山町的一个咖啡馆

如今,这座“绿色硅谷”聚集着来自都市的企业和年轻人,活跃着才华横溢的创意人和商业精英。这里已经有了茶屋、面包房、咖啡馆、百货店、书店、文化中心、牙科诊所、农场、食品店、综合卫星办公楼等一系列配套项目,它正一步步变成创造力的孵化器、工作方式的试验场,成为21世纪的日本新农村产业振兴典范。

“远程办公”的全面展开

虽然日本创造性地把“远程办公”与乡村振兴进行了很好的结合,并形成了具有鲜明日本特色的乡土办公模式,但在日本各大企业中的普及程度并不高。

为进一步推动城乡融合,2015年7月,日本总务省正式启动了“乡土远程办公”计划。总务省在日本全国选定了15个区域作为样本,并与180家公司展开合作,试图实现1000人次从东京向地方的转移。

展开乡土远程办公地域

截至2018年,已经有49个地区开启了这项事业。从地图来看,其中不少都是旅游度假资源较为丰富的地域。除了总务省之外,厚生劳务省、经济产业省以及国土交通省四部共同发力,积极推进乡土远程办公的开展。使之成为推动城乡融合、逆城市化和城市化并举,推动年轻血液流向乡村的重要途径。

日本政府对于远程办公的推进体制

通过自上而下的努力,乡土远程办公已经渐渐在日本生根发芽。2017年,日本将7月24日定为“远程办公室日(Telework Day)”,并决定至2020年7月24日奥运会开幕之前,实现20%的通勤者的远程办公。这一举措不仅可以实现奥运会举行期间的交通通畅,也为就业者打造了更绿色、健康的工作环境。

文章由睿途旅创原创发布,未经允许请勿私自转载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海睿途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注册商标:睿途旅创)是专注于旅游创意研发与实践的专业机构。公司总部设立于上海,在丹麦哥本哈根、新加坡、北京设有分支机构。公司由旅游产品创新研发中心、策划与规划设计中心、创意孵化中心三大板块组成,主营小镇/乡村/景区等各类策划、规划与创意设计、旅游创新产品研发与IP输出。

睿途理念: 小创意改变大旅游

睿途使命: 以优质创意内容革新中国旅游

睿途精神:Innovation consciousness(创新意识) Innovation thinking(创新思维)Innovation ability(创新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