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2019-12-25

当前,国家正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并将发展乡村文化旅游作为重要举措。那么,如何把握传统村落文化保持和旅游开发关系的尺度,实现合理发展与振兴,需要在充分结合自身实际情况的前提下,借鉴一些国家的先进经验。今天我们用中日韩三个具有代表性的世界遗产村落作为案例,来探讨一下传统村落乡村振兴以及可持续旅游的发展路径。

中国 西递村

位于安徽省黄山市黟县东部的西递村是现存的明清时期皖南古村落代表,在 2000 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具有较高的知名度。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地,西递村 124 栋重点保护建筑不仅以其粉墙、黛瓦、马头墙的典型徽派建筑特征和其历史文化因素显得十分珍贵,以建筑为载体,还蕴含有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合称为徽州三雕的砖雕、木雕和石雕已经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传统村落保护发展是乡村振兴战略,以西递为代表的传统古村落,重在保持其原生态风貌,以合适的方式展示其所体现的文化价值。因此,针对西递村实际现状,对西递村采用全面的保护方法与措施,西递村得到了整体性保护,对有形的村落的保护,使其自然环境、空间格局、建筑特色得到了保护。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然而保护本身并不是最终目的,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开发利用并不矛盾,以合理的开发促保护更符合可持续发展的战略。

尽管西递享有世界文化遗产地、国家 5A 级景区等诸多重量级美誉,但是随着社会发展,景区的管理模式和服务意识稍显陈旧;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另一方面,游客的精神需求和购买力不断提高,这种供需矛盾导致近年来旅游发展过程中暴露出诸多问题:旅游定位不高,忽视了文化内涵与利用价值;基础设施薄弱,缺少统一视觉形象;缺少非遗的集中展示场所;对写生团等特殊游客缺少统一的管理和标准等。与此同时,这也是我国传统村振兴以及可持续旅游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普遍问题。

韩国河回村

韩国河回村位于韩国安东市丰川面,它在经过保护规划后已成为韩国最有代表性的传统村落,并于2010年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从文化遗产保护到文旅产业开发

河回村的保护措施亮点在于保护村落的活体化。村落内的一切房屋、田地、风水林等等还保留着过去的样子,参观者可以亲身体验本土生活。而傩文化作为特殊的祭祀文化,其展现方式不仅仅限于村口修建的傩面专题博物馆与村内装饰,还被作为祭祀主题对象被多方面强调,河回村依照古时农业生活的传统习惯,在每年重要的节日安排傩戏表演,这种节日性的活动已经举办了十几届,获得好评无数。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河回村对于本村落的传统建筑非常注意并加以严密保护。这些传统村落建筑形制多样,有家族学堂、百姓家院落、庙宇宗祠等等,部分古建筑用作观赏游览或是搭配现代电气设备等作为民居经营,村落通过这些内容丰富的古建筑群向参观者展示古代朝鲜民族村落的多个层面。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韩国在保护古村落的自然环境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同时,坚持大力发展旅游业的方针。河回村利用本身自然风光并充分挖掘其传统文化,将傩戏假面作为重点“挖掘”对象。河回村开发傩舞学习、制作傩面具和假面游行等等可参与的旅游活动,有趣的傩面具也成了当地热卖的旅游纪念品。河回村的旅游特色产品除了各色的傩面具外,还有村落自制的腌菜、小吃和自酿酒等等,颇具风味,销量可观。

实现居住-商业分区

曾有一段时期,村内各种商业活动无序经营,这导致河回村文化旅游目的地的文化特性开始消失,而逐渐成为了娱乐消费区。针对这一问题,河回村保存会提出了“河回村治理计划方案”, 包括在村外建设商业街区以及管理权从政府派驻的管理事务所向河回村移交等等主张。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为了遏制商业对于村庄文化遗产的不良影响,在政府和河回村保存会的共同推动下,买下停车场附近的土地,在距村 1.2公里处建造商业区域(面积 18.4万平方米),推动商业区与居住区的分离,并于2008年6月30日之前将村内商铺迁到村外。根据自身的情况实现了居住-商业的分区,避免文化的 商品化、日常生活世界的消解以及本土居民对于原有文化的疏离等问题。

日本 白川乡

日本的白白川乡位于日本岐阜县西北部的白川山麓,具有独特景观的村落以“白川乡与五箇山的合掌造聚落”之名于1995年12月成为世界遗产。

传统建筑景观的保护和利用

合掌村特殊的茅草建筑的屋顶呈人字形,犹如两手合握,因此得名“合掌造”,政府组织专家调查认定白川乡建筑群为国家重要传统建筑群保存地区,因此成立了合掌建筑群的修复委员会来落实保护措施,并且下拨了保护修缮古建筑的经费;另一个原因是村民的自发性,白川乡村民自发成立了“白川乡合掌村聚落自然环境保护协会”,并制定了《住民宪法》,还对旅游景观开发中的改造、新增等都作了相关规定以保证不破坏村落的整体美观性,这对后续的保护规划有着极大的意义。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传统村落的经济发展模式

白川乡将发展当地农业与旅游观光事业紧密结合,为提高整体经济效益,白川乡积极主动制定了有关农业发展方向和政策的 5 年计划。白川乡把当地农副生产项目作为观赏点,农副产品以及加工的健康食品与旅游直接挂钩,使参观者在观赏同时还能享受当地新鲜农产品。

参观者还可主动参与传统手工插秧,边唱秧歌边劳作,体验劳动之趣。这种因地制宜、就地消化农产品的销售方法,减少了运输及人力成本,经济实惠,受益的不仅是各地游客,还有当地全体农民。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为增加旅游项目,白川乡合掌村积极深入挖掘传统文化,大型节日庆典和富有当地传统特色的民俗表演吸引了不少参观者前来。白川乡还建设有配套商业街,商业街里的商铺都是与本地结合的具有地方乡土特色的商店,每个店都有自己独特的卖点,具有当地特色的店面装饰也引得不少参观者驻足。

由于参观者越来越多,住宿过夜的参观者也随之增多。1973 年左右,白川乡开始经营民宿,为了适应参观者的居住,村民在保持古建筑外形不变的基础上对室内做了现代化改装,依然保留了传统空间结构和独特的民居,让参观者可以更进一步感受乡村民宿的乡土特色。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文化遗产原真性的维护与“记忆”的创造

在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的这一过程中,文化遗产的白川乡无疑唤醒了人们对过去的“记忆”。而这种“记忆”也存在着遗产“原真性”的考量。

对于旅游目的地的不同文化和民族来说,“原真性”是游客基于期望和刻板印象而成一种目的地标签。在效果上,旅游者确实是在寻找原真性,但他们寻找的不是客观的原真性,而是社会重构的原真性,旅游目的不是因为它们是原物或者是真实,而是因为它们作为标志或原真性的象征被认识到了。

白川乡的保护和开发者对“景观”这样有形的“记忆”保存实际上就是基于对原有印象的加工,按照感觉上的“真实性”去塑造出对“过去的”白川乡的“记忆”。而当地居民既是这种真实性的主体,也是这个记忆创造过程的主体。

从中日韩世界遗产村落的对比,看乡村旅游的发展经验

文化遗产是一个族群的文化精髓,观光旅游的开展,游客的增加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这种族群文化价值的肯定和认可,从而刺激了成员展演自己文化的兴趣,激发了成员对文化遗产进行文化重构的热情。文化是以一种动态的方式延续发展的,在发展的过程中总会有新的元素的加入,因此这一过程也就是一种成员们对文化遗产的持续地构建和重构的过程。

经过对三个世界遗产村落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每个村落在保护政策、文化传统方面都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同时又有着各自特殊的传统文化、物质遗产和保护传承措施,根据上述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到以下经验,并对我国传统村落今后的发展有所启示:

01、文化传承方面

深入挖掘当地特色文化,将传统文化通过各种媒介(装饰、展览、体验活动等等)融入村落整体环境中,使单向灌输方式成为双向体验方式;

主动与外界有一定的文化交流,溯根求源般的探寻可以挖掘出传统文化更深层次的潜力;

力求以居民为主体的原真性,主动且可持续构建与创造传统的文化“记忆”。

02、建筑保护和利用方面

加强关于古建筑的保护宣传,让村民认识到古建筑的重要性从而调动其保护的自发性;

减少村落内商业气息过强的店铺数量,鼓励适当开发古建筑内的体验式活动;有必要的可根据实际情况施行商业与民居的分区。

03、经济发展方面

利用文化体验增强村落软实力的同时,寻找合适的经济合作发展点进行传统村落协调发展;可根据自身情况适当发展夜间经济,激发出村落的发展新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