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口袋公园将成为小型遗址保护利用的新途径?

口袋公园将成为小型遗址保护利用的新途径?

2019-12-12

长期以来,大型遗址(大遗址)一直是我国遗址保护和考古科研的工作重点,特别是在国家层面不断探索文旅创新融合的背景下,围绕大遗址而建的考古遗址公园、遗址博物馆等备受关注。

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对小型遗址的认识与关注仍然相当薄弱,造成小型遗址资源不被利用,价值不能发挥,甚至被无视与破坏。究其原因,存在人们对小型遗址价值和内涵认识不足,小型遗址可展示利用的内容较少,保护展示利用的方式单一等限制性因素。

当然这种问题并非只出现在国内,面对这种情况一些国家把建设口袋公园作为了解决小型遗址保护展示利用的有效方法。

1.克罗地亚普林西比考古公园

普林西比考古公园位于克罗地亚里耶卡,这个遗址是公元3-5世纪的普林军事总部,它是散布在罗马帝国边界的众多军事遗址之一。由于遗址被不少民用建筑所围绕,后被改造成为了具有口袋公园性质的小型考古公园,它的开放丰富了亚得里亚海东岸古代遗址的内涵,同时它在展示类型和塑造水平上可以称得上是独一无二的。

遗址面积约为1500㎡,约为三个半篮球场的大小,设计师的目标是修复最古老的城市层和罗马建筑结构。通过加强考古区域的边缘,通过具有设计感的框架来突出考古区域,以便在现有结构的中间将其呈现为一个同质的整体,或者新的个体。

在考古区,铺满了巨大的、较大规格的石板,避免使用石头和重复的格子。通道和楼梯衬有明亮、细粒的骨料混凝土包括其他人行道的表面。材料的选择和使用取决于场地,结构和纹理取决于设计目的。所有的材料、石头、砖、水磨石、马赛克、灰泥和所有颜色都被加入了设计之中,而原始的碎片可以被放大。

原则上,新的和旧的是分开的,突出了材料之间的对比、旧建筑的处理,以确保清晰和优雅。从展示上,不同的观赏角度呈现出不同的观赏效果,人们可以多维立体地看到广场被恢复的表面、受保护的结构和形状以及所有保留下来的普林西比。普林西比考古公园虽然规模不大,却也成为了里耶卡城市地标之一。

2.日本横滨大塚遗迹公园

日本在战后几十年基本形成了以小公园为主体、按规模、服务半径配置的现代都市公园体系。日本公园尤其是口袋公园往“小”发展,强调配置和使用的高效。这既是适应高密度城市的需要,也同其土地紧缺的现状紧密相关。那些服务半径短、随时可以自由出入、离日常生活较近的公园受到了青睐。“大塚岁胜土遗迹公园”便是这种公园与小型遗址结合的典型案例。

大冢遗址位于日本横滨市都筑区,是弥生时代中期的遗迹。目前,古迹周围的地区已经与横滨市历史博物馆一起开发为历史体验设施“大塚岁胜土遗迹公园”,以进行保护和利用。

公园结合自然景观和休闲设施,以人性化设计和精致的施工独树一帜,常常通过充满童心的创意,呈现具有趣味和吸引力的视觉效果。除了遗址的展示和讲解说明之外,公园设置了区民及游客可以进行历史体验的堵都筑民家园。

3.西班牙卡拉费利考古公园

这个小型的考古公园位于西班牙卡拉费利,它是当地一座城堡外围的公共空间,公园的建设是为了让现有的考古遗址被大众所知晓而进行的,同时也为了重建和适应城堡附近的老城区的公民和城市生活。

主要干预措施包括重建、夜间照明和街道家具。通过铺路石的四分之一,建造一个观景台,注重夜间照明部分的管护。并通过图形解释站和使用交互式电子技术提供遗址考古信息和城市文化信息,公民和商业生活在城市文化中仍然十分活跃。

4.意大利博纳泰索托街角公园

现在这栋建筑是San Giulian大教堂的前身,是贝加莫市南部一处非常重要的中世纪建筑遗址。在18世纪,随着宗教改革以及宗教世俗化,San Giuliano教堂的材料,结构和建筑都在被悄然改变。一系列项目的实施渐渐把这个宗教性的场所转变成一个完全的居住建筑。植入住宅功能是项目改造的必然要求,但是人们依然希望保留原有建筑的历史痕迹。

经过一系列重要的干预措施的实施,整个场所的历史感得到进一步的恢复和加强。通过移除一些不和谐的材料和元素,在建筑的拐角处形成了一个微型的公共区域,并设立了设计感十足的景观灯与信息牌,设计满足了日常的生活功能需求,并保留住了建筑的历史内涵。

从以上这些小型遗址保护利用与口袋公园建设运营的实践来看,建立口袋公园以保护展示利用这种做法,从形式、投入等方面来看存在较强的可行性,而且可以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

1. 丰富口袋公园的形式和内涵,满足公众的文化需求;

2. 激发公众的保护意识和文化自信,助力文物保护和文化惠民;

3. 加强遗址的合理利用,促进遗址与社会和谐共生发展。

近年来,在我国各地,口袋公园的规划、建设也开始呈现如火如荼的趋势,虽然小型遗址口袋公园具有较强的可行性,也能带来良好的综合效益,但其建设、运营过程中难免存在一定的矛盾、问题 。对此,我们应该有充分预见和心理准备,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平衡各方诉求以及共享共赢之道。

01、统筹兼顾,合理规划与建设

小型遗址口袋公园作为以遗址为主要资源类型的公众空间承载着多样性的功能,在规划设计过程中,要充分考虑文物、建设、园林、环保、市民等利益各方的意见与诉求,满足社会和公众的正当需求,在合理评估遗址价值、公众需求等因素,尽力而为的同时量力而行。

02、创新融合,用优良的设计加强保护展示

小型遗址观赏性有限,除了本体展示,还要挖掘遗址的隐含信息和历史内涵,提高文化附加值,弥补遗址本身信息的不足。要努力增强遗址展示的互动性和参与性,把小型遗址口袋公园打造成开放空间,让公众可以近距离参观遗址、感受历史 。遗址保护展示连接着观众与遗址,需要让观众在参观中学习,在理解中认同遗址及其文化内涵,从而让遗址的历史底蕴和价值得以充分展现。

03、充分体现人文关怀,完善服务设施

小型遗址口袋公园的建设,最终是为了创造宜居的城市生态和人居环境,提高城市生活品质,让全社会共享遗址保护利用的成果。在具体操作中,应该完善相关配套设施和服务。根据服务人群的多样性和差异性,尽可能配置普适性和针对性的服务设施。通过人性化的设计、服务,营造出舒适安全、优雅宜人的遗址环境,让小型遗址口袋公园成为高效利用、人人喜爱的文化空间。


参考文献:吴巧,《景观设计》;余国江,《中国文物科学研究》;弗朗切斯科,《The design Journal》

文章由睿途旅创原创发布,未经允许请勿私自转载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