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历史文化名城被通报批评的背后,映射了中国历史街区改造的哪些问题?

历史文化名城被通报批评的背后,映射了中国历史街区改造的哪些问题?

2019-04-17

在各类城市地区中,历史街区的规划始终备受关注,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历史街区社会价值高,其规划建设关乎社会共有的历史文化遗产如何保护的问题,各界抱有更高的社会监督力度和参与热情;另一方面,由于街区历史遗留问题多、利益相关方繁杂,故开展各类规划项目过程中协调多方利益的难度更大,也很容易滋生一些问题和矛盾。

3月25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下发《关于部分保护不力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通报》。其中有五座历史文化名城一起,因“历史文化遗存遭到严重破坏,历史文化价值受到严重影响”而受到通报批评,并被要求限期整改。

此次通报要追溯到2017-2018年,住建部、国家文物局曾组织开展了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保护工作评估检查。此次检查,由各省上报各自历史文化名城情况,再在每个省选一两个城市抽查。600多字的通报,也得到了各界不同程度的解读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很多讨论。由于还没有进一步公开具体情况,只有聊城网友在痛斥改造“荒唐”的同时,更多的网友则为家乡的发展模式辩护。

同时也有网友上传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和周边改造前后的对比图:

洛阳老城文峰塔片区

从中也不难看出,历史文化街区的改造,对改善城市面貌和居民生活质量,提高市民自豪感还是会有不少的积极意义,而且很多时候,历史街区还扮演着这个城市的整体形象等战略意义上的角色。但同时当有些方法不得当,也不免与文化遗产保护、原住民利益产生矛盾,甚至会使历史街区的整个生活氛围消失殆尽。

对历史文化名城的通报批评并非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首次提出,2013年两部门曾指出8个市县“保护工作不力,致使名城历史文化遗存遭到严重破坏,名城历史文化价值受到严重影响”。在此小编结合通报的内容以及中国历史街区的发展现状,对存在的两个问题和矛盾进行了汇总与探讨。

文化遗产的保护和适应现代生活的矛盾

当下未经改造的历史街区大多基础设施很差,不适应人们现代生活的要求,生活整体水平普遍低于该城市的平均水平,如何从过去过渡到未来,始终是历史街区改造的难题与争议的核心。时下“拆”字在仍是一个极具特色的字眼,同时好像又是见效最快的一种方式。

100年前的巴黎中心城区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从而一改中世纪恶臭、肮脏的旧面孔,成为世界最美的城市之一。如今漫步在巴黎,景点紧凑,张弛有度,浑然一体,这种整齐对称,整体和谐的感觉,当初的大改造可谓是功不可没。但如此的大手笔至今仍饱受争议,用雨果对待此事的观点来看就是:“反对去旧建新,为那些幸存于时间和战火的老建筑却毁于人手感到惋惜和痛心。”

一如我国改革开放初期北京城的改造,是如梁思成建议的保护老城区向外建设新城,还是推倒重来的选择之中,我们则是选择后者,拆毁大面积的胡同、古建筑,然后不伦不类的仿古,令人惋惜。

当然时代已经不同,我国的历史街区保护与发展政策已经陆陆续续出台过好几部,历史建筑与历史街区的重要性也已经深入人心。但是在当下很多历史街区当中,早已在几十年前混入了许多了质量很差的现代建筑,在历史街区划分之后,因为饱受社会各界的关注决策、规划部门也会比较谨小慎微,加之很多开发商在参与过程中盲目追求利润,一是批了一些合理性较差的项目,历史街区建设混乱起来,二是一部分决策者为了避免出现错误而承担责任,就不批复这类项目,在这类片区不作为,成为一种消极保护。所以很多历史街区获得称号之后,反而衰败的速度加快了,与城市的整体发展背道而驰。

该次通报的问题主要集中围绕在“大拆大建、拆真建假”几个字眼当中,第一体现出在改造尺度的拿捏上,方式方案细节的合理性上的确仍存在不足,整个改造规划的顶层设计水平仍需有进一步的提高;第二则可以看出更多的城市已经开始行动,要在历史街区改造上真正“有所作为”。

如果要指出一种能够广泛适用于历史街区改造的模式的话,还是应当坚持“有机更新”的城市规划理论:从城市到建筑,从整体到局部,如同生物体一样是有机联系、和谐共处的,主张城市建设应该按照城市内在的秩序和规律,顺应城市的肌理,采用适当的规模、合理的尺度,依据改造的内容和要求,妥善处理目前和将来的关系,在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探求城市的更新发展,不断提高城市规划的质量,使得城市改造区的环境与城市整体环境相一致。

每个地域、街区的情况都不尽相同,在坚持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前提下,做到延续传统建筑形式与风貌和现代使用功能的安全与舒适共存才是历史街区改造的目标

原住民的“去”与“留”?

当前在我国历史街区改造中,原住民的安置方式主要有异地安置、货币安置、和回迁安置三种。然而在不少历史街区改造过程中,回迁安置只占了很小的比例。不少国内外专家认为,保护历史街区的同时导致大量外迁远住居民,这样的保护只是表面现象,只有保存其原有的生活方式与生活情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保护。现在很多城市的历史街区居民数量不断减少,许多传统街区都是“人去楼空”,缺乏生活气息与民俗活动,呈现出城市博物馆、主题公园等的特性,外国专家称其为“迪士尼乐园化”,文化只是被演绎,而不再是展现鲜活的地域特色和生活场景。

原住民是历史街区文化传承不可或缺的重要载体,居民的生活文化与历史街区的建筑风貌和谐一致,才能构成一幅美好的历史画卷。但改造后的历史街区功能改变,加之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居住条件,部分原住民愿意外迁。事实上要完全将原住民留住难度比较大,但完全将原住民外迁,又会改变街区的历史风貌以及文化氛围。

成都的宽窄巷子在旅游市场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也得到了来自不同领域的各种好评,然而居民外迁后,许多成都市民认为记忆中成都老巷子的质朴和宁静的感觉已经找不到了。“以前去宽巷子的时候,看那些大爷、奶奶坐在那,觉得放佛回到了童年”;“我还是很怀念在宽窄巷子坐在竹椅上晒太阳喝茶的日子”…...事实上就是,在历史街区的改造更新过程中很多东西难以得兼。

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城市规划建设做得好不好,最终要用人民群众满意度来衡量”。

在原住居民“走”还是“留”的问题上,还应坚持从“以人为本”的理念出发,应当把握好一个度,做好安置工作,努力追求历史传统与现代元素的和谐共存。重视历史文化内涵不仅仅是建筑风格,尊重人的生存同样重要,改善原住民的生存环境的同时,应最大限度让他们回来居住,使他们成为历史风貌最适宜的保护人。

以法国里昂的保护区为例,对二十世纪初建造的工人住宅,要求原样整修,保存其外表,但内部加建厨房、卫生间,改善条件使居民可以继续居住。而又如,日本奈良的今井由江户时代建造,1982年奈良对该历史街区进行了调查与规划。在规划目标上明确提出,要保护历史街区的生活和环境的延续性,满足今天和今后居民的生活需要,在环境规划上,解决好交通、市政、商业、环境、防灾等方面的问题。在建筑上则提出了除作为保护单位的八处古建筑外,对其它住宅允许在保持原有平面格局、结构做法以及立面风格的基础上,结合现代生活需要进行改建,要提高居住水平和环境质量。而不是一味地将居民外迁,一味地将民居改作商铺。同时,日本对保护范围内的传统建筑修理或改建,政府给予三分之二的补助。这充分说明日本政府不是追求眼前经济效益的,而是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的。

当然由于土地私有制等原因,只是拿外国的案例会显得有些不公平。其实国内也有不少“留住原住民”的案例,比如安徽屯溪老街,其保护不仅是对老街本身和两侧传统店面的保护,还包括街区后面传统民居与旧城住宅的保护。不仅是建筑空间环境的保护,还包括传统街市生活与历史文脉的继承与发展,再如丽江、平遥、苏州的平江路等等。

然而留住了原住民是不是就能留住原来的文化呢?其实也并非如此,老一辈的居民总会越来越少,而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也日益现代化,即使年轻人住在传统的历史文化街区内,若干年后他们或许也无法展现出原汁原味的生活方式与生活面貌。所以赶在附加在老一辈的“非物质文化”淡去之前,如何营造这种地域文化的延续和再生的硬件与氛围也是一件非常紧迫之事。

另外,在众多的历史街区中,旅游文化究竟压缩了多少生活文化也是值得我们去深入思考的。我们知道丽江古城经常会被作为古城、古街保护与开发的典范,原住民方面也采取了继续居住的方式,即使如此,当人们在漫步在丽江古城之时,又还能感受到多少“真”的生活文化呢?

总结

对于整个历史街区的发展进程来说,此次通报无疑会是一剂良药,它再次强调了历史文化遗产在历史街区改造中的重要性。对所有历史文化名城、历史街区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警示督促作用,也会唤起社会更广泛的监督与反思,有着很大的积极意义。

这一次通报批评并不是结束,各历史文化名城、历史街区以及社会各界应当对这些问题进行积极的应对与研究,同时让更多的人关注和参与进来,在今后发展中产生一种良性的循环,促使中国历史街区的发展进入一个更好的时代。

文章由睿途旅创原创发布,未经允许请勿私自转载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