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扎实推进乡村振兴,地域活化才是根本!

扎实推进乡村振兴,地域活化才是根本!

2019-03-12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政府报告中,“扎实推进乡村振兴”再次成为2019年农文旅的关键词。报告提出,“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大力扶持贫困地区特色优势产业发展,支持返乡入乡创业创新,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扎实推进乡村建设,科学编制建设规划,因地制宜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推进“厕所革命”、垃圾污水治理,建设美丽乡村”等内容。

此时回首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连续出台了21一个有关“三农”的中央一号文件,这些文件都是40年农村之路的有力见证。

改革开发初期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按下红手印的"包产到户"契约,1982年“一号文件”正式承认包产到户合法性。

1983年,放活农村工商业

1984年,发展农村商品生产

1985年,取消统购统销

1986年,增加农业投入,调整工农城乡关系

从2004年后开始的16年间,中央一号文件更是成为了中共中央重视农村问题的专有名词。

2004年,促进农民增加收入

2005年,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

2006年,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开启

2007年,积极发展现代农业,同年十七大提出了形成城乡一体化新格局

2008年,加强农业基础建设,加大“三农”投入,同年浙江安吉县最早提出建设“美丽乡村”计划

2009年,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农民持续增收

2010年,在统筹城乡发展中加大强农惠农力度

2011年,加快水利改革发展

2012年,加快推进农业科技创新

2013年,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

2014年,全面深化农村改革

2015年,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

2016年,用发展新理念破解“三农”新难题

2017年,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田园综合体”被首次提出

而从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18年,19年中央一号文件等政策持续发力,乡村振兴的航向也在不断被明确。乡村振兴在新时代下,其根本在于“地域活化”,农业等产业资源振兴的同时,活化乡土民俗文化,盘活旅游资源,活化乡贤精神活跃当地人才,营造好的居住环境与社区氛围,创造地域品牌,并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地域社会。

今天小编就想为大家分享一个地域活化的成功典范,一个被称为“北斋、栗与花之町”日本村落——小布施町。

小布施町是在汇入千曲川松川的扇形地带上形成的村落,是长野县最小的城镇。面积为19.12㎡,人口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直稳定在11000人以上。

它曾在江户时代作为信州(日本古代藩国之一信浓国的别称,即现在的长野县)的商业中心蓬勃发展起来,一批富农和富商积累了许多财富,招来了浮世绘名画师葛饰北斋、俳句诗人小林一茶等许多文人墨客,富有本地色彩的小布施文化由此形成并蓬勃发展起来。关于葛饰北斋的名字如果你没有听说过,但一定不会对这副画陌生。

如今的小布施依然传统文化气息浓郁,历史建筑、花园、庭院、小径、栗子园、果林......以“北斋、栗子、花之町”之名被人广为熟知。每年观光人数120万,达到了人口的100倍。在日本地方乡镇人口流失严重的今天,这样稳定的人口和游客可谓是相当优秀了。

然而小布施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在进入到了上世纪70年代,它就遇到了人口流失严重的问题,而且作为观光地却几乎没有什么名气。从那时起,小布施开始了自己的“活化”之路。

小布施是日本的著名的栗子之乡,以栗子做的栗羊羹(和点心)更是在幕府时期就很受欢迎。小布施把栗子作为突破口,先后汇集并整合了7个栗点心的制作商家,让其成为经济以及文化上的担当。然后以这些店铺为首进行了保护性修景规划,由建筑师宫本忠长主导设计,复原古民居和市容,修建北斋馆和小布施名人高井鸿山纪念馆等。

随着在北斋馆的建设与街道修景的进行,町民们参与意识开始提高,此后开展了谁都可以参加的“花之町”的营造活动。适逢日本竹下登内阁为了地域振兴而出台的“故乡创生1亿元事业”的政策,小布施开始向欧美“花的社区”营造比较先进的地方派遣视察团,期间派遣人群向中学生倾斜。13年间共派遣150人次。以这些人为中心,各个家庭与学校开始围绕花进行社区景观上打造,最终通过花的志愿者,居民,政府合作而形成日本最早的开放花园,这一形式在小布施扩散开来,并为世人所知。

这一系列的举措,收获了很高的评价。虽然这些措施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居民自己的生活丰裕,但是客观上也带来较大的揽客效果。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小布施有了“观光立町”的趋势。除了获得一定的经济效益之外,整个过程中他们收获最大的是一种地域的认同感。在此基础上,他们继续着自己的摸索。

他们从自己栗子品牌的打造过程中获得启发,得出了发展过程中应当坚持“对品牌质量的追求”和“坚持CI(企业形象设计)战略”两个原则,从而开始打造整个小布施地区的品牌化。在新一轮的品牌战略当中,他们在这些摸索中也收获到了以下的经验。

一、必要的人才

首先町长本身就身兼栗子点心企业的副社长,打造了自己的企业品牌,另外还获评过国土交通省的“旅游人才”,会常年对小田原,汤布院这样比较特色的地方进行拜访学习,也会广交一些料理人和设计师为友,学习到的理念对提升打造地域CI有着很大的帮助。另外因为之前小布施在地域活化中做出的诸多努力,吸引了很多设计师,食品管理咨询家,财会顾问等“专家”,其中大多作为志愿者来参与到小布施的建设当中,而他们被问及原因,大多人的理由是“因为喜欢这里”。这种强大的地域认同感和吸引力使得这种志愿者行为成为了一种常态。

二、组织化

在町民自治的基础上,建立了“小布施振兴公社”,来负责开放花园、农产品加工贩卖的“产业中心”等的运营管理,其工作人员既是公务员又是熟悉相关业务的人员,以这些有经验的人为首,越来越多的町民也深入其中使事业逐渐扩大。

三、品牌商标

振兴公社以“良品”来打造差异化,注册了“小布施屋”这一商标,更新改建了制造“小布施屋”相关产品的”产业中心”。“小布施屋”也成了一个完全能带代表小布施的一个实际意义上的品牌。

四、资源的再利用与再开发

对现有水果与蔬菜做了技术和营销上的提升,也开发和引入了新的高营养品种。同时延长和完善了加工产业链。例如以往苹果的加工产品中只有果汁和果酱,而在当时加入新产品苹果醋。

五、新的景观事业

依旧把景观以及景观中所蕴含着的小布施人对地域的认同感(identity)作为地域CI的核心,开始新的景观事业。更改景观条例,重视景观的停车场以及自行车道的修建,小巷中的散步道修建以及通过地产商来打造景观示范房屋等来强化景观的上建设。还与东京理科大学展开合作,开设了街区营造的研究所。

六、饮食街的打造

作为小布施品牌战略延长线上的一环,饮食街的打造是为了连接“食品”与“农业”的意象,在饮食的过程中提升其“农业”的品牌力。

无印良品的创办者著名设计师原研哉说,“村庄不是‘被振兴’ 一下就可以发展起来的。还要用心经营蕴涵在其中的寂静与成熟,等这些力量自然长成”。小布施町几十年如一日的修景,恢复传统和打造地域品牌便是这种力量的自然长成,而且,直到现在,它还在生长中。

与中国的农村改革发展之路类似,日本的地域活化之路也经历了诸多的历程。从70年代的“地域主义”到“第三次全国综合开发计划”(1977年),从田园都市构想(1978年)到一村一品运动(1979年),从“自治体竞争”(1985年)再到“故乡创生事业”(1988年),“地域活化”一直在日本地域发展战略中处于重要的地位,这个过程中也不断涌现了不少像小布施这样的成功典范。总结其活化的路径也有不少的相通之处:活化农业产业资源是根本;挖掘旅游资源是手段;营造宜居环境是前提;活用人才与完善制度是保障;创造地域品牌是方向;高度可持续发展的地域社会是其最终的目标。

文章由睿途旅创原创发布,未经允许请勿私自转载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睿途旅创是著名综合性跨行业国际集团世纪金源旗下控股公司。由睿途规划设计院、睿途旅游产品研发中心、睿途品牌顾问公司、睿途旅游孵化器四大产业板块组成。公司总部设立于上海,在丹麦哥本哈根、新加坡、中国深圳、成都设有分支机构。

睿途理念: 小创意改变大旅游

睿途使命: 以优质创意内容革新中国旅游

睿途精神:I3

Innovation consciousness(创新意识) Innovation thinking(创新思维)Innovation ability(创新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