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国内遗址公园创新路在何方?

国内遗址公园创新路在何方?

2018-12-17

上期小编带大家参观了日本的飞鸟历史公园,不知大家收获如何?其实,作为五千年文明的文化大国,我国的遗址公园数量非常可观。截止目前,我国已经挂牌36家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67家。大家耳熟能详的圆明园、秦始皇陵就属于我国的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虽然我国遗址公园数量众多,且具备着独特而深厚的文化魅力,但为何仅有少部分被大众所了解,所亲近呢?今天小编就带大家一探究竟,了解一下我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发展面临哪些问题。

长期以来,对于大遗址我国一直是以遗址保护和考古科研为重点展开工作,无论是在社会效益还是在经济效益上都表现出一定的缺憾。于是,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作为一种保护和利用的创新载体出现了。它是指以重要考古遗址及其背景环境为主体,具有科研、教育、游憩等功能,在考古遗址保护和展示方面具有全国性示范意义的特定公共空间。但一览全国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后,我们仍然发现,大部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在教育、游憩上仍然没有完成从大遗址到遗址公园的转型发展。具体呈现出以下三个共性的问题:

1、地下地上“两张皮”,文化“不好看”

由于我国土木建筑的特点,历经千年、百年的变迁,辉煌的历史文明长埋地下,在地上无法形成具有观赏价值的景观遗存。面对这一现状,目前通常的做法是按照城市公园的标准在地面进行绿地景观、指示标牌、游览步道的建设,可谓“百园一面”,本身独特的历史文化在地上却无处承载。对于大众游客来说,游览下来难免心生疑窦,暗自揣度,这遗址公园到底和自家小区旁的公园有啥不一样。看不着、不好看成为了国内遗址公园旅游化首当其冲的问题。

2、解说方式“老三样”,文化“不好听”

由于在室外空间数字化讲解实施难度大,国内遗址公园的解说方式大多沿袭了数十年来博物馆讲解系统的“老三样”——讲解员、展板和模型。身着标准制服的讲解员对着展板和模型口若悬河,而听众却并不都能理解和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文化魅力。这种解说方式即难以把游客拉回到历史情境中进行体验,又难以贴近现代生活通俗易懂。

3、体验内容跟不上,文化“摸不着”

受限于遗址保护的相关条例,遗址公园均难新建内容供游客体验。所以大多数遗址公园大多是“博物馆+大公园”、“游客中心+博物馆+大公园”、“游客中心+博物馆+互动馆+大公园”这样的标准配置。对于动辄千亩甚至数平方公里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来说,这些内容还显得过于单薄。游客游览“吃力不讨好”,往往花费数个小时,却“摸不着”遗址文化的“裙边”。不仅在公园内的体验内容上有所缺失,遗址公园对外的文化输出也缺少载体,大部分的遗址公园在文化创意商品上都呈现空白,基本的研学教育内容也亟待丰富。

解决这些问题,对于遗址公园来说并不轻松。可以说管理机制、技术手段、运营能力是摆在眼前的三个难点:

一、 难在机制

在现行的管理机制上,大遗址管理长期采用“双轨制”的管理体系,一条是文物部门自上而下的垂直管理,另一条是行政上的分级领导。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文物部门的执法协调能力有限,而地方政府也面临投入与效益的平衡问题。导致土地、资金、管控在整个遗址的旅游化过程中均面临“步调不一致”的问题。对于部分景区化的遗址来说则更为复杂。在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管理上也需要借鉴先进的经验实现机制创新。

二、 难在技术

对于遗址来说,文化活化的瓶颈往往不在于资金和保护的限制,而是在于缺少相应技术手段的创新。对于室外空间来说,博物馆的数字化技术运用难度大。科技创新或者另辟蹊径的解决技术手段问题是遗址公园创新发展的第二个难点。

三、难在运营

好的创意需要好的运营来支撑,目前国内的文旅融合仍然处在发展阶段,缺少专业化的运营团队来执行。就遗址公园本身来说,每一步的工作都需要考古团队来对运营进行技术把控,而作为景区管理又需要景区运营团队来执行,再加上教育、娱乐等内容需要专业化的团队进行运营。 多元化的运营主体也为遗址公园的带来了难题。

诚然,国内遗址公园创新面临了诸多的问题和瓶颈,但随着文旅产业融合的加深、文旅产品的不断创新,势必能够产生新的解决路径,推动遗址公园进行创新发展。这里小编也抛出一些思路共同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