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那些搞过“乡村振兴”的国家,现在都怎么样了?

那些搞过“乡村振兴”的国家,现在都怎么样了?

2018-10-08

9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至此,我国第一个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五年计划出台。

《规划》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阶段性谋划,它提出,到2022年,乡村振兴的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初步健全。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

乡村振兴一词由来已久,它产生于城市化进程当中,世界很多国家都曾面临过乡村衰落的问题而形式了一系列的解决方式。相对于欧美各国,日韩的农村有着相对浓厚的小农经济传统与农耕文化生活的底蕴,我们与其过去的情况较为相似。他们作为汉字文化圈的一员,也是在其乡村发展的战略中直接使用了“振兴”(最早为“振興”)一词。借此我们也来看一下他们在乡村振兴中做出过哪些努力和成效吧!

韩国

"乡村振兴"一词的历史要追溯至上世纪30年代,一场发生在朝鲜半岛的“朝鲜农村振兴运动”。当时正值世界性的乡村危机,粮价大幅下降,农民收入骤减,农村经济日益凋敝。当时的朝鲜总督通过组织农民青年团和妇女协会,开办农村青年训练班、妇女训练班等形式,培养了一批振兴农村的带头人,奖励朝鲜农民进行冬小麦及蔬菜花卉的种植,提高了各种农产品的产量。这一政策也成为了韩国后来新村运动的雏形。

20世纪60年代韩国的城乡差距拉大,农村和农民问题更加突出。于是也就有了70年代声势浩大的新村运动。首先在中央与地方设置了14个新村运动训练中心,培养运动带头人。后把乡村的建设分为了三个阶段,建设之前叫做基础村,道路等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家庭收入等达到标准转变为自助村,最后发展为成为农民自主权最大的自立村。1976年韩国基本上消灭了基础村,1980年韩国97%的农村转变为自立村。80年代至2000年之间,共有3兆多亿韩元投入于偏远地区和岛屿的生产生活条件和环境设施的改善。

进入21世纪,政府开始鼓励乡村旅游,设立绿色农村体验村,从而带动了农村旅游热,活跃了农村经济,提高了农民的收入,给农村经济增添了活力。与此同时新村运动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由初期政府主导的“官办”乡村运动、发展成为完全由民众参与的民间社会运动。在这一阶段,人们开始致力于促进民主法治建设、社会道德建设、集体意识教育等方面。

韩国在70年代城镇化人口41%,到了1994年达到了77%,如今为90%左右。他们曾在城镇化水平较低的时候开始兼顾了乡村振兴运动,随着城镇化水平的提升,其发展方式也发生了转变,从政府主导转变至农民主导。通过持续的努力,韩国乡村人居环境得到改善,农民收入提高,扭转了城乡差距继续扩大的局面。

近年来,韩国也正在出现一些新的积极态势,老龄化趋势下降且“归农”、“归村”潮流初现端倪。

日本

相对于韩国,日本的基础会更好一些。在60年代初日本城镇化程度为63%,2001年为86%,现在为92%左右。在1945年至1970年之间,通过大规模撤并,村庄数量减少至过去的8%。而发展至今,已经减少到了当时的2%。

但在这个过程中,农村的发展也出现过严重的停滞不前的情况。日本的农村振兴运动开始于60年代。日本颁布了《农业基本法》,把缩减工农之间收入差距作为基本法的目标之一。1967年,《结构政策的基本方针》提出了如促进农地流转、完善融资制度、促进农业机械化等具体措施。

随后制定的《农业振兴法》《农地法》《农协法》等在改善农业结构、增强农村活力等方面提供了有力保障。到了70年代末,政府发起的造村运动,把乡村公共设施放置其首要位置,缩小城乡环境差别,另以振兴产业为手段,促进地方经济发展。

90年代初泡沫经济破灭后,生态旅游、农事体验型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反而发展迅速。从1993年开始,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推进休闲观光农业的发展。这一时期,三产融合的理念也在越来越多地指导于实践,促进了农民增收。

以农产品、地域资源活用、新技术为核心的振兴战略运用于各地。“民企官”各主体共同协作,高附加值与成本控制相结合、国内外市场并重,注重建立品牌并将品牌差异化,树立农村新形象,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农村的活力。

日本有农协,是一个很大的农村网络,组织供销和方方面面的运转。农民自己也有联合起来搞公司化运作,我们也看到一批营销地方特产、联合发展的传统民俗,打造多彩田野、重整历史小镇等成功发展策略和运作。

2002年起,日本农户收入超过城市家庭,非农户收入在农户收入中的占比为86%。

现在的日本农林水产省的主页中,“农村振兴”的内容占据了很大的篇幅,“新农村社区建设”、“美丽村落建设”等熟悉的字眼也出现在众多的振兴手法与条款之中。面对日本乡村人口平均70岁的老龄化以及人口严重流失的现状,乡村振兴依旧任重而道远。

日本和韩国的乡村振兴已经走过了40年甚至更长的光景,期间两国乡村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然而振兴的步伐也从来没有停顿下来。有不少人说,在一定程度上,日本乡村的今天就是中国乡村的明天,那么我们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接下来的挑战呢?

《规划》的终章提到:需要充分认识乡村振兴任务的长期性、艰巨性,保持历史耐心,避免超越发展阶段,统筹谋划,典型带动,有序推进,不搞齐步走,从而有序实现乡村振兴。

对于中国乡村的未来,值得我们有更多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