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盛行国外的黑色旅游,如何用创意设计赶走恐怖与悲伤?

盛行国外的黑色旅游,如何用创意设计赶走恐怖与悲伤?

2018-09-18

“黑色旅游”是指人们到死亡、灾难、痛苦、恐怖事件或悲剧发生地旅游的一种旅游类型,是近年来国外旅游学界新兴的热点研究领域,但也存在较多质疑和争议。

真正的黑色旅游是通过特定的场景让逝去的人、事、物得以纪念,让游客在纪念中感知“痛”,让“痛”唤醒“尊重”与“人性”。往往一些极具创意的纪念性设施与场景却可以直触人心,结合其设计从另一个角度促成“唤醒”,从而使“黑色旅游”增添了许多温暖色调。

世贸双塔纪念广场,纽约

911纪念广场使用了大多数人们都可以理解的符号语言。这种语言属于“反省缺失”的一部分。人们离开城市日常生活,进入416棵橡树组成的森林。这片森林夏季苍郁荫凉,秋季红叶夺目,冬季凋零却透过温暖的阳光,春季嫩绿鲜活。双塔原址做了向下跌落的30英尺的大瀑布,设计师沿建筑遗址四边轮廓布置了一圈并列的锥形跌落引水渠,这使得从这里跌落的水流效果更为美丽,同时也更为节能。夜晚效果同样好看。

参观者在瀑布雷鸣般的声音中沿着青铜栏杆看受害者的姓名。往后退,就是让人身心舒缓的树林。树林密度适宜,期间点缀着惬意的广场,石凳,草坪等等。设计恰如其分,不多不少。在这片安静的空间中,鲜明的尺度,特色,品质还有光,空间都让人难以忘怀。

戴安娜王妃纪念泉,伦敦

英国伦敦海德公园内的戴安娜王妃纪念泉可谓是多年以来的经典水景观项目。该喷泉自2004年修好后,仅2005年便获得超过200万人的拜访,成为当年伦敦最热门的旅游景点。设计的理念基于戴安娜王妃生前的爱好与事迹,以“reaching out-letting in“敞开双臂–怀抱”为概念,设计了一个顺应场地坡度的,在树林中落脚的浅色景观闭环流泉。整个景观水路经历跌水,小瀑布,涡流,静止等等多种状态,反映了戴安娜起伏一生。

整个纪念泉的设计与施工不仅有景观设计师的参与,还有计算机建模专家,顾问,工程师,专业石匠的参与。从设计的初始就利用模型制作出纪念泉底部那些让水或翻滚或跌落或袅袅或涌出气泡的复杂纹理与图案,详细的描述了水流经的历程。

戈尔丹莱德勒纪念馆,克罗地亚

戈尔丹莱德勒纪念馆日前已在克罗地亚的科斯塔伊尼察市Čukur山上对外开放。该纪念馆是为了纪念1991年8月10日在此被狙击手结束生命的戈尔丹莱德勒。戈丹莱德勒是 90 年代克罗地亚战争中牺牲的记者之一。

面对着乌纳河谷壮丽景色的纪念馆是建筑与雕塑的融合体。其造型为一个纯粹的圆环,人们通过一条铺在草坪上的混凝土石板弯路到达,地面上的每一块混凝土石板都刻有戈尔丹莱德勒年度纪事,直至最后一块空空如也。这是戈尔丹莱德勒死去的那一年。圆环中的玻璃被弹孔穿透,这象征着狙击手射向戈尔丹莱德勒的子弹。

此种表达方式让人们直面事件的真相。同时这个完美的不锈钢圆环也意味着24年间风景如旧的大地上的生活具有连续性。从河对岸看,这件作品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阳光反射板。

二战集中营纪念园,巴伐利亚州

“从过去学习而不遗忘。”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在上巴伐利亚州Mühldorf小镇附近的林地建造了一个大型掩体设施,夺去了5000多人的生命。这个地点是Dachau集中营第二大附属营地的一部分。

今天,如果没有额外的信息,掩体行为仍然无法被人们所认知,过去留下的痕迹正在消失。

“我们必须记住过去的暴行,并努力传达无法解释的信息。”设计用一个新的抽象层覆盖现有的以及有形的事物。这是对可以看到的东西进行深层思考的结果。

国家大屠杀纪念碑,渥太华

这座纪念碑被认为是一个体验性的环境,由六个三角形的混凝土体积组成,以创建星形的点。这颗星星仍然是大屠杀的视觉象征,数百万犹太人被纳粹强迫佩戴这一象征,以识别他们是犹太人,将他们排除在人类之外,并标记他们为灭绝。

三角形空间代表纳粹及其合作者用来标记同性恋者、罗姆-辛提人、耶和华见证人以及政治和宗教囚犯谋杀罪的徽章。

爱德华·伯廷斯基的大型单色摄影风景画描绘了当今大屠杀遗址、死亡集中营、杀戮田野和森林,在每个三角形空间的混凝土墙壁上都绘有精确的细节。这些引人入胜的壁画旨在将游客带入,并创造出另一种维度,使其进入倾斜的墙壁和迷宫般的走廊的内部空间。在纪念碑周围,由景观设计师Claude Cormier创造的粗糙的景观中有各种针叶树,这些针叶树从多岩石的卵石地上露出来。这一景观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演变,代表着加拿大幸存者和他们的孩子是如何为加拿大做出贡献的。

这座纪念碑将纪念在纳粹统治下被杀害的数百万无辜男女老少,并表彰那些最终将加拿大作为家园的幸存者。这座纪念碑是一种建筑、艺术、景观和学术的结合,以一种不断变化的方式与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章建立了联系,同时传达了人类持久力量和生存的强大信息。

于特岛惨案纪念之环,挪威

当森林中的大树死亡时,森林中会多出一块空地,形成茂密森林中的一个空洞。设计者对特岛惨案纪念点的设计也遵循这样的理念——在大自然中找到一个清晰的斑点,并与周围的自然风景相融合。

于特岛惨案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挪威境内发生的最为严重的暴力袭击事件。2011年7月22日,挪威人布雷维克先在挪威政府办公大楼前引爆威力巨大的汽车炸弹,然后又在奥斯陆以西40公里的于特岛枪杀参加挪威工党青年团夏令营的人群,共造成77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建筑师在几棵大松树之间的开放空间里吊起一个大圆环。这里离夏令营近在咫尺,处于地势较低的地段,面对水面。沿途地面上铺着大石板,可以有效防止杂草生长,降低维护费用。设计师在纪念点附近精心布置了植物,吸引了岛上众多生物,包括蝴蝶。

大金属环相当沉重,亡者的姓名被镂空铭刻在环上。游客可以绕环圆环或转动身体把名字读完。

领土战争纪念公园,斯洛文尼亚

在索契战役一百周年和博罗耶维奇将军诞辰160周年之际,在记忆和提醒中创造了一个空间装置。这些几何形态使人们注意到战争的尖锐和恐怖。金属墙被非物质化成桥墩的人行道屏障,将游客与松树林连接起来。从这里出去没有出路。码头不会带你去任何地方,正如战争不会带你去任何地方一样。克罗奇盘旋的路径引导游客回到起点,每个人选择不同的路径,到达一个绿色乐观的阳光草地。

Ureddplassen纪念碑,挪威

Ureddplassen坐落于险峻的山峰下,面朝开阔的海景,是观赏北极光和极昼的绝佳场所。1987年6月18日,国王Olav五世在此立碑以纪念挪威海军潜艇Uredd。该潜艇于1943年2月执行任务时触礁,不幸沉落。潜艇上42名水手无人生还。1985年,该潜艇的残骸于105米以下的Fugløyvær东南部发现。次年3月,该失事潜艇被定义为战事牺牲。

2017年,位于国道上的临时休憩场所在迫切的要求下开始了全面整修工程。原场地的雕塑被赋予了新的底座,而新建的混凝土房子公共卫生间,通过立面的玻璃设计,为夜晚带去柔和的灯光。位于停车场前侧的阶梯广场上,散布着大理石座椅。朝向滨海的阶梯铺开如古罗马剧院般的观景效果。天气晴朗时,罗弗敦群岛的绝美景色会在远处若隐若现。

重修的Ureddplassen成为众多旅游路线的经停处,游客们可以在此欣赏极致的美景,探索独特的建筑,倾听传奇的故事,或者稍事休息通往下一段旅程。此处早已成为建筑师,工程师和各类型承包商的理想建造之地。

过去需要被我们铭记!但由于中国人求吉与集美等一些思维习惯与价值观的原因,黑色旅游在中国可能并不会具有十分的吸引力。然而如果当纪念设施被注入了更多创意,带来一种新的理念与传播角度,让黑色变为暖色,黑色旅游或许可以呈现出一个新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