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百年田园城市理想离我们还有多远?

百年田园城市理想离我们还有多远?

2018-08-02

早在1898年,英国社会学家霍华德针对当时英国工业化带来的污染、拥挤等众多城市问题,首次提出了建设田园城市的设想。田园城市的理论精髓,是吸取城市和乡村的各自特点,加以融合并形成一种具有新的社会结构形态,来替代城乡分离的旧社会结构形态。

在《明日的田园城市》中,霍华德提出田园城市解决方案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1、疏散过分拥挤的城市人口,使居民返回乡村;他认为这是解决城市社会问题的万能钥匙。

2、建设新型城市,结合城市生活的便利和乡村的美好环境;

3、改革土地制度,使地价的增值归开发者集体所有。田园城市是为健康、生活以及产业而设计的城市,它的规模足以提供丰富的社会生活,但不应超过这一程度;

4、要有永久性农业地带围绕,城市的土地归公众所有,并由专业委员会受托掌管。

霍华德的田园城市形态图解式规划方案总平面为圆形,道路网为环形放射,由中心圆形公园直通外围有6条辐射干道,将城市划分为6个扇形地区,在最外圈换装铁路线内侧布置工厂仓库和市场。方案还规定了田园城市最合理的规模,并提出在一个地区内应在更大规模的中心城市周围建造若干田园城市的城市组群设想。

这个理念被付诸于世界上许多城市地区的规划建设尝试中,成为一种世界性潮流。

在英国:一个中心+卫星城

1903年-1920年之间,霍华德和田园城市协会在伦敦周边的莱奇沃思和韦林建造了两座田园城市,由于规模较小,其形态尚不成熟,但其独特的理念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后来在“田园城市”的理论基础上,大伦敦规划确定了空间模式为“中心城—绿化隔离带—卫星城”的结构,以通过鼓励人口迁移、扩散来缓解内城拥堵的压力。

这些卫星城市和新城远离伦敦,城市功能完善,规模较大,形成了区域发展的新的反磁力中心(大城市对人口的吸引力,被称为“磁力”;与之相对的,抗衡大城市吸引力的力就是“反磁力”)。

在美国:“邻里单元”+ 瑞本模式

美国田园都市运动的最大特点是在霍华德理论基础上的创新,结合田园城市的基本原则创造出两个新的概念:

“邻里单元”概念

它主张将居民区面积控制以学校、商店等公用设施为中心、以步行可达距离为半径的范围之内,通过这种方式,加强城乡社会的亲和力。

瑞本模式

它起源于新泽西州瑞本市区的一次田园城市试验,实行人车交通分离模式。后来罗斯福新政时期建设的马里兰州绿带、俄亥俄州的格林希和威斯康星州的格林代尔两个移民区都以此为借鉴。

在日本:Pearcity与Channel开发

在日本实践则是以交通枢纽带动活力的东京近郊开放式住宅区。以东京西郊的多摩田园都市为例,它是在PearCity城市规划设计理念指导下,建成以涩谷副中心往西南延伸的城轨田园都市线沿线为主的住区。Pearcity因多摩地区生产梨子而得名,该理念旨在探索自然景观与城市环境和谐共生,期待居住在这里得人们生活在优美的自然环境中。

中心节点:二子玉川

它的核心是Channel开发方式,Channel可以理解为派生、传导等。这种方式把城市归结整合为中心点(point)和网络(network)两个层面的递进发展,并不断带动对周边环境的刺激。其中中心点分为Crosspoint(生活道路的十字交叉点)、Village(更加高度集中的中心点)、Plaza(田园都市线的地铁站及其上盖复合设施)。网络则分为交通网络、购物网络、绿色网络三个方面。Channel开发方式就可以理解为由部分波及全体的系统,同时强调市民参与会引导区域向更好的方向发展。这一理念,在当时日本各地开发中也得到了广泛的运用和参考。

田园调布站卫星图

无论是从英国开始的卫星城的城市结构,还是美国的邻里单元以及瑞本模式,亦或者是以城轨开发为导向的日本多摩田园都市计划,虽然他们都没有完全践行霍华德田园城市的理想形式,但是它们都是结合自身的情况在这一理论上的发展与创新,并且对地域社会的发展起到了作用并对后世产生了较为深远的影响。

在中国:特色小镇

经历了近30年举世瞩目的高速发展,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开始进入瓶颈期。以高房价为代表的“城市病”问题开始集中凸显,长期单向城市化造成的乡村经济凋敝和社会崩溃已然走到了悬崖边上。大城市的功能疏散和乡镇复兴,必将成为下个阶段城镇化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此时,强调城乡协调发展的田园城市解决方案,无疑是一剂十分对症的良药。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兴起于浙江的特色小镇实践,提出“产、城、人、文”融合的创新发展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契合了田园城市的理论精髓。

田园城市秉承“绿色健康的环境氛围、高附加值的产业集群、浪漫温馨的品质社区”三大基本主张,与之相应,特色小镇强调“独特文化氛围、特色新兴产业、魅力人居环境” 三大内容支撑。

城乡一体化是典型的中国命题,田园城市建设则是世界性的命题。建设田园城市的目的是让城市与田园相互滋养,文化与田园融合发展,田园与产业交相辉映。而特色小镇则是基于这一目的,通过叠加生态、生产、生活功能,融合文化、产业、旅居要素,形成 “产、城、人、文”一体的新型空间,从而为破解城乡二元机构提供范例。

田园城市理论本身虽然具有很强的乌托邦色彩,而且霍华德本人也十分明确地表明,它是作为一种社会改革的模式而设计的,但是这也正好体现了一种对美好生活的愿景。

城乡的发展是一个有机的过程,并不一定套用某种固定的标准和模式,但霍华德的田园城市理念作为一种有价值的乌托邦,其有益而可行的成分依然值得借鉴和效仿,成为促使我们更好发展的养分。

开始于浙江的特色小镇实践,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田园城市理念的一种新的尝试。对于这种理想,我们也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