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乡土价值观的重建可否成为乡村振兴“全面胜利”的突破点?

乡土价值观的重建可否成为乡村振兴“全面胜利”的突破点?

2018-07-06

关于乡村振兴,近日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个观点:“乡村振兴只能是一场局部战争的胜利”。讲的是世界上乡村人口的减少和老龄化是一个大趋势。结合各国经验与发展规律,发达国家不用说,单从“金砖五国”近50年的发展就可以印证这个结论。然而相对于这种“局部的胜利”,乡村振兴会不会有“比较全面的胜利”呢?笔者认为是有的——“价值观层面的胜利”,它有赖于乡土价值观的重建。

乡土价值观是一种对乡村文化生活的认同。它作为一种社会意识,是社会现实的反映。如今中国的乡村成为现代化发展的短板,传统文化资源流失、农民精神文化需求短缺,全社会对乡村文化价值认知产生了偏差。重建乡土价值观就是寻回乡村发展的灵魂,激发全民参与的内生动力,挖掘自然崇拜心理、原风景理念、扎根乡村情结,重建对乡村自然社会生态体系的认同。所以是否可以把重建价值观作为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一环呢?不妨来看一下我们的近邻日本是怎么做的。

日本的乡村振兴历经几十年, 虽然实现了基础设施的现代化与乡村面貌的建设改良, 但总体来看也是没有抵挡住人口流失、老龄少子化、传统文化消逝无人继承等社会发展趋势。可以说乡村建设依靠经济与环境层面的发展已经遭遇瓶颈,一些乡村开始从早期的环境整顿发展到社会意识体系的重建阶段。能登半岛的里山里海在其建设战略中便体现了这一点。

能登的里山里海[1]位于石川县北部的能登半岛上,向北伸入日本海,环抱富山湾。依托多样化的物种和优美的地域自然风光,当地居民积极协调人地关系,同时依靠传统工业的大力支持发展起以农林渔业为主的产业体系,不仅如此在文化方面能登半岛超过百余地域都保留着传统文化祭典。

2011年6月,能登里山里海被认证为世界农业遗产。这也是日本16个世界农业遗产中的第一个。但农业遗产只是反映了能登的生存模式,当前人口流失、老龄化结构加剧、耕地废弃、守护并振兴能登半岛传统的生存模式与生存理念,也是这个地区的重要课题。于是,能登把农业遗产申遗作为契机,从乡土价值观的激活入手、摸索农业遗产地的新出路。

1. 充分依靠政策法规,为民众身心回归乡土提供了有效的法律支持。

近年,有很多激发乡村地域活力的法律条文出台。其中《地域再生法》强调区域振兴的地方自主性与国家相应的经济政策支持。《生物多样性地域合作促进法》强化了地域多主体合作的形式。《农山渔村活力促进法》为城市居民的“城乡二居”理想以及城乡交流铺平了道路。这一系列乡村地域振兴相关法律,无不以激发地域活动计划的自发性为重要目标, 调动地方一切可用的人力资源,并为具体实施方案提供必要财力支撑。这样既能催发农村人对本地风土的文化的自觉,又为城市人亲近接受乡土文明提供了生长的温床。乡土价值观的复兴是一场社会上层建筑的改造运动,坚实的经济法律基础是价值观构建的必要条件。

2、推进区域景观规划,力求激发民众乡土价值观的生成。

石川县整体景观规划中指出,景观规划的关注对象不仅包括自然景观与历史街区,更要涵盖田园景观与日常生活空间景观。里山里海地区景观规划更加强调了传统景观之传承这一课题, 将景观创造过程分为三个步骤 :

首先,民众对本土景观之美建立深层认知与情感依附,自发产生风景保护的热忱。

其次,开展景观优化活动,把控新旧景观和谐交融。

再次,通过周期性的景观更新修护行为, 保持景观的永续利用。

海边间垣的维护便是很有代表性的案例。所谓“间垣” 是指当地民宅外专为抵御日本海方向吹来的强风而设置的高大的竹制围篱。因户户设置,竹篱在海边山脚聚落绵延成势,形成地域独特的生活风景。 然而人口流失,人口老龄化、房屋弃用等原因使得间垣景观的持续维护日益艰难。

在此情况下,日本观光资源保护财团主动联络间垣的所有者,达成构筑物修护的共识, 并与苦竹采集地的所有者沟通,利用部分弃耕地栽植苦竹以保证间垣的原料供应。

这一系列活动调动了地域内外多方人士的共同协助,不仅使得景观保护颇具成效,其相互间建立起稳定而长期的合作关系,也为乡土文化的可持续发展、传承和传播奠定了基础,做出了有效的贡献。


3、 组织机构是执行基础和乡土理念的传播者

乡村振兴运动中, 除了政府、企业、住民之外,较为活跃的还有非营利性法人组织。主要为社团法人、财团法人与特定非营利活动法人。他们会寻求地域居民、捐资企业、政府与专业人士的共同支持。值得关注的是在各组织的行动中,并未大刀阔斧地再造新村,而是致力于区域传统风貌的维护、修复与传承。

能登町的弃耕地再生也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案例。春兰之里的实行委员会用“能登的农家本来的面貌和只有这里才有的带客之礼” 为理念,以奥能登山中盛开的春兰为魂,在荒废了多年的耕地与民居之上打造了“春兰之宿集群”。

从2011年开始,农家民宿共建成了30间,形成了初具规模的、 能够接待游客的农家民宿群。 同时,每家民宿把拿手的炭烧制米的作业、炭烧洗澡水、砍柴等过去的生活方式放入了旅行体验菜单,让人重新认识为地域带来恩惠的里山的价值,散步在黑瓦白墙古民家之中。

能登半岛的“里山里海” 从生态环境的保护发展到价值观的守护的新阶段。这种乡村振兴运动的重心转移体现出日本相关法制、政治、经济基础的夯实完善,以及一种可激发民众文化自觉性、促进民众文化意志实现的良好社会环境的形成。

《第四の消费》一书中,作者三浦展认为日本已经进入“第四消费时代”(2005-2034 年),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社会特征就是:在这个时代,日本人民从对欧美式生活方式的崇拜,开始转变为对本土文化意识的探索,人们对于乡土的、地方的、庶民的日本文化的关注度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深入乡村,探索当地文化价值与底蕴。这种意识的转变也恰恰意味着一种日本乡土价值观正在形成。

从日本里山里海区域的振兴模式中,我们可以获得这样的启发:乡土价值观的重建与乡村振兴中民间力量的动员必须以较为完善的法律、政策作为保障,并须努力构建相应的经济激励机制;城乡统筹协调,并在此基础上调控资源的配置、强化环境管理;重建乡土价值观驱动人性向乡土回归的主动性,有助于乡村人地高效结合。

日本乡村振兴已经进行了几十年,乡村环境的整治与基础设施的提升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然而中国的乡村整体来讲存在非常大的差距。但随着田园综合体的政策写入了中央一号文件,国家对乡村振兴的支持力度也空前加大,中国的乡村环境的整治与基础设施的提升也在稳步进行当中。

乡村振兴终究也是一条持久和需要不断迭代的道路,我们不一定要在整体环境和基础设施变得多美多好,整体再去强调乡土价值观的构建,而是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导入乡土价值观的重建,让乡土价值观服务于乡村振兴的每个环节。把乡土价值观的重建作为另一个突破点、从而实现乡村振兴“比较全面的胜利”。

注释:[1]里山里海:里在日语里同“乡”、意为村庄、乡间,也具有文化意义上的“故乡”的含义。“里山里海”泛指山间、海边的乡村聚落与自然环境相互作用而共同构成的复杂多样的社会生态系统。由于日本独特的地形特征,里山里海广泛分布,其中里山地带占据了日本约 40%的国土面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