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研究 > 睿途指南 > 壁画村:用创意激活乡村再生!

壁画村:用创意激活乡村再生!

2018-06-28

加米施-帕滕基兴位于德国巴伐利亚州罗伊萨赫河河谷,远离喧嚣的大都市,为阿尔卑斯山脉所环绕。该镇是由加米施和帕滕基兴两个老村庄合并而成,于1935年设镇。这里是音乐家查理.施特劳斯的家乡,同时又作为1936年冬奥会举办地而闻名于世。

走在大街小巷,游客能感受到国际气派与巴伐利亚的传统独特地融合在一起。高雅时尚的旅馆、餐厅和商店、还有浓浓巴伐利亚传统风俗的温馨气氛。小镇最出名的是它们精美的民居,黑色房檐沧桑斑驳,白色的墙面上都有着精美的壁画。一栋又一栋的壁画房子,似乎是一个又一个童话或者圣经故事在讲给你听。最令人惊诧的是,这些色彩斑斓、形态各异的精美壁画,作者就是当地居民自己。

其实加米施-帕滕基兴并不是这一片区域唯一的壁画小镇,附近20公里内的上阿默高以及米腾瓦尔德都是著名壁画村。

16世纪,文艺复兴的风潮刮到了巴伐利亚南部地区,壁画艺术开始成为地方代表。17世纪开始,这里的贵族花钱请来自意大利、奥地利的画师为自家房子、教堂等画上精美的壁画,这些宗教题材展示了房子主人的财力和对宗教的虔诚。这种风气在18世纪达到鼎盛,当地画师兹温克通过“吕夫特尔”的绘画形式使房屋壁画在该地发扬光大。其内容也开启了新的篇章,反映屋主职业、村民日常生活或者童话故事的题材逐渐流行起来。而有的壁画内容本身不具有特别意义,就是故意制造幽默效果,博观者一笑而已。画中男女常以身着巴伐利亚特有的皮短裤和三件套裙子形象示人,很接地气地突出了当地特色。

进入20世纪以后,城市化速度加快,城乡人口比例逐渐拉大。到目前为止,德国乡村地区人口占全国总人口比例不到2%,然而这些传统却也在数百年岁月变迁中得到了很好地继承。其实这也得益于德国对乡村建设中做出的诸多努力,使乡村地区在环境、文化建设及社会福利方面在不断改善,基础设施完善、环境优美、生活安逸、极具吸引力。对于德国人来说,选择在城市还是乡村居住,更多地取决于自己的生活习惯。

60年代推行的城乡等值化战略;

70年代系统地提出“乡村地区的城市设计性更新”;

80年代提出“农业地区保护议程”,保护和塑造乡村地区的特色形象成为工作重心;

90年代提出“乡村即未来”的建设口号,坚持乡村的可续持发展理念。

“自下而上”的更新过程,公众始终为主体;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创新,使得乡村不仅美观,而且有各地独特的历史文化氛围。

加米施-帕滕基兴以及周边的村落就是处在这种文化可持续的社区发展过程中,通过对传统文化标识,景观特色、生活方式的继承和融合,增加居民的文化和社会归属感和认同感,在此基础上指导对新建民居和外观与原有风格的融合,延续了其文化脉络,常年累月中也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从而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世界的游人。

其实世界上的壁画小镇或者壁画村在数量上不胜枚举,但是大多是作为了当地一种艺术振兴的手法。当然我从来没有否认过这是一个好的方法。因为我至今我也没有忘怀第一次走在首尔梨花壁画村的那份感动,震撼于彻梅纳斯小镇上壁画所表达内容的深刻。在某些时期,这样的手法或许也扮演着这个地区发展与振兴的重要角色。

首尔梨花壁画村

近几年乡村振兴在中国也被放在举足轻重的位置,乡村中各种形式的艺术振兴也如星火燎原般展开。壁画是最常见的一种方式,虽然一开始不可避免地有着很多质量较低,甚至有些雷人的存在,但是也不乏反响不错的,如舟山嵊泗壁画村和丽江金龙壁画村等。另外山东沂源桃花岛已经与曾经复兴直岛的福武财团合作,正式开启了中国第一个乡村艺术振兴的项目。但在这些艺术振兴的过程中,以壁画为例,有两点我认为是应当坚持的:

丽江金龙壁画村和舟山嵊泗壁画村

1、艺术作品应当结合当地文化,实实在在融入当地生活,增加故事性。

壁画的作用不应只是美化外观,增加故事性也会提高壁画的吸引力。彻梅纳斯小镇的壁画有着自己的主题,“小镇的历史和现状”, 每一幅壁画都有数字标号,方便游客查阅壁画信息。在这个安静的小镇上,你可以什么也不做,只是游走在壁画展示的故事之中,一边走一边找,一边发现一边解读,仅此就已是颇有意思的过程。另外这样的壁画有助于乡村文化的挖掘与传播,增加当地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彻梅纳斯小镇壁画“一个中国小男孩的回忆”

2、长远来看艺术应当作为乡村振兴的辅助,点睛之笔和锦上之花。

当一个壁画村出现,一开始可能会形成新鲜感,但是热潮期很容易褪去,而且壁画村的趋势容易像城市快速发展中遇到的“千城一面”一样发展为“千村一面”,此时自己的特色与道路在哪里,又要重新去寻觅,发展无法形成持续性。上文提到的上阿默高村,除了闻名世界的壁画之外,它还有着底蕴深厚的宗教文化和几百年不变间隔十年才有一次的激情演出以及小镇几乎人人会雕刻的精美木雕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