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途指南 | 为乡村插上旅游创新的翅膀


2018-03-16


在中国,农村土地面积占国土面积比例超过50%,乡村一直以来是我国休闲旅游发展的一个重要舞台。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中国乡村作为“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乡村旅游在实现乡村“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以及农业转型升级等发展目标中的作用愈发明显。


让我们为乡村插上旅游创意的翅膀,让乡村旅游肩负起“新时代”的发展使命。


微信图片_20180326174302.png


一、乡村旅游资源创新


旅游资源是旅游发展的前提和基础,传统概念上的旅游资源更多被认为是“一颗古树、一口古井”这样的自然或历史的景观资源。这样的资源观下,我们的乡村旅游开发难以避免的会遇到与产业、环境脱节的问题和“无米之炊”的困惑。摆脱传统旅游资源的认知局限,对乡村旅游资源进行创新挖掘是进行乡村旅游创新发展的第一步。


睿途旅创的创始人彭婷婷女士在2017年主持编制《浙江省丽水市农旅产业融合发展专项规划》的过程中,就对如何将农业资源转化为旅游资源提出了创新的解读方式。她认为:


应当突破传统的农业旅游资源观,从“三农”出发,以创新资源观、针对市场需求和乡村复兴,对可以转化为旅游产品的农业资源进行挖掘和系统化梳理。

睿途研发中心高级研发经理沈美玲女士将农业资源聚焦在生产、生活、生态三个维度对农、林、牧、副、渔业进行完整的资源梳理,综合资源的本体价值、开发条件、市场价值、消费者吸引力、生态与社会价值六个方面进行系统性评估,并根据市场需求锁定了丽水市农业资源开发的产品化方向。


微信图片_20180326185738.jpg


微信图片_20180326185753.jpg


二、乡村旅游产品创新 


提到乡村旅游产品,大多数人脑海里浮现的是“农家乐”、“采摘园”、“油菜田”这样的画面。但实际现在的乡村旅游早已走向了更精致、更有体验性,满足更多元需求的产品发展方向。


睿途研发中心总监谈淏认为,乡村旅游产品的创新要遵循以下四个原则:


✴ 一是要立足于目的地所处市场环境的消费能力和偏好,不能生搬硬套,在华东大热的精品民宿不一定适用于西南经济偏落后的地区;


✴ 二是产品要具有多产品或产业链条上的整合能力,为乡村主导产业提升附加值;


✴ 三是要设计具有属地文化烙印的乡村旅游产品,打造文化IP,形成独特的市场竞争力和吸引力。


✴ 四是要具备社会效益,能够实现一定程度的利益共享,对乡村生态、生活环境有提升作用。


在2017年负责编制《上海市崇明旅游发展总体规划》的过程中,就遵循这些原则进行了3类乡村旅游产品的创新;


一、农牧场类


结合崇明旅游的主力客源市场——上海的市场偏好,依托光明集团奶牛畜牧产业,设计了光明奶牛牧场来满足上海家庭城郊亲子旅游的需求和提升畜牧产业的附加值。


二 、特色物产类


在这一类产品的创意中,结合了当地水仙花的特产资源,从观赏和药用两方面出发,以园林式景观结合生物医药研发,进行乡村医养度假项目的创意。


三、文化IP类


从地方农场知青文化的历史背景出发,设计了贴合上海老知青土特产购物、怀旧观光、周末度假等需求以及年轻上海人怀旧体验、文创消费需求的知青文化园。塑造上海知青乡村怀旧的文化IP。

三、乡村旅游模式创新 


关于乡村旅游发展模式,十余年的新农村建设带给中国更多的是“盲目的徽派风格复制”、“粗暴的涂脂抹粉”、“城市化的欧式小镇”。新常态下的美丽乡村建设应该更具有乡村性、应该是具备自我”造血”功能、健康“成长”的乡村。


睿途旅创CEO房希先生在2015年主持编制《南京市浦口区美丽乡村示范区-九华村提升规划》,并带领项目团队完成了施工图设计及建设指导。


他在规划中提出“两本”原则,即“让美丽乡村回归乡土本色、回归利民本质”,鉴于九华村的区位问题,不建议盲目规模化的乡村旅游,把着力点放在营建乡村上,从环境提升、产业提升及文化提升三个层面入手,借助业态的混合、功能的复合、多规的合一等举措,推动一三产业融合,发展一种宜居、宜业、宜游、宜养的综合集成的美好乡村形态。


在设计中,团队认为真正有灵魂的美丽乡村,不应当单纯按照统一标准的街道设计,千屋一面的建筑提升,城市化的绿化种植,而应该因地制宜,真正为原住民居舒适性考虑,打造一个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乡村环境。


微信图片_20180326185800.jpg


微信图片_20180326185832.jpg


微信图片_20180326185812.jpg注:上述规划均为睿途创始人主持编制,本文所述为他们自身的技术思路。而上述所提及的规划之方案文本的知识产权归原服务单位所有。